第五章 以神为乐--陶 恕


  因信称义的道理--确是出自圣经的一种真理,而且把人从无效验的律法,和无益的自我努力中释放出来--到我们这一时代已经误入迷途,而且被许多人误解到一种程度,实际上只能阻止人认识神。整个宗教信仰所表现的生活是机械而无生命的。现在一般的信仰,可以和天然生活互相协调,可以和自我老亚当的生活没有妨碍,人可以「接受」基督,而在接受者的心灵中,没有一点特别倾向于主的爱。有人是「得救」了,但是他对于神是也不饥也不渴。事实上他是被误教到满意,同时也是肤浅为自足。

  现代的科学家,在研究神所造的奇妙宇宙中,失去认识神的机会;我们基督徒的真正危险,则是在领受神自己奇妙的话中失去神,我们几乎忘记了神是一位格的神,忘记祂是如同其它任何一个人那样,可以与之建立亲密关系的神。我们当然都知道,一个人可以明白另外一个人,但是一个人若要完全被另外一个人认识,就不能单凭一方面的接触。只有经长久相爱和心灵互相的交通,然后双方才能彼此有深刻的了解。

  一切人与人的社交往来,都是从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交互反应,从偶然的接触,渐渐进到人所能达到的最完全而亲密的交通。宗教既然是真实的,在本质上乃是被造的人对于创造者神的交互反应。「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

  神是一个有位格的神,在祂的全能神性的深处,祂是有思想、有愿望、有享受、有感觉、有爱、有要求,也有忧伤,如同普通任何一个人那样,为要使我们能认识祂,祂一直保持和人一般的性情,祂通过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愿望,我们的感情,和我们的交通。神和被救赎的人之间,有不断而无阻隔的彼此相爱,互相交换思想,这就是活泼的,新约宗教生活的中心。

  关于神与人之间的交通,我们可自觉地知道这一回事。而且是个别的知道,那就是说,并不是通过一群信徒的团体而知道的,乃是由个别有此经验的信徒,而及于这些信徒所组成的团体。这是可以感觉到的;那就是说,这并不是藏在意识之下,它的工作并非人所不能知的(如同有些人想婴孩受洗的道理那样),乃是在于自觉的领域,就如同人能感觉任何其它的经验那样。

  凡是在神那一方面是大的,在你我方面就是顶微小的(除罪以外)。人既然是神照着祂的形像造的,在我的里面就有容量可以认识祂。在犯罪时,我们所失去的只是那种能力而已。当圣灵重生我们的时候,我们整个人就与神有生命上的关系,我们就因这种关系而涌起无限的喜乐。这就是从神而有的重生,若没有重生,人就不能见神的国,但这不过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局,因为从此才算开始追求神的荣耀,心灵有一种喜乐的探求去认识神无限的丰富。我说这只是我们的起头,那么究竟到那里为止,从来未有发现过,因为关乎三而一的神,那可畏奇妙的奥秘,是既没有范围限制,也没有终止之点可以被人知道。

  你是无边的海洋,谁能测透,
  你以永远无穷作居所,
  你是万王之王,唯一的真神。

  找着神而又继续追求认识神,乃是人心灵中爱的反复作用,那些易于自满自足的宗教徒,轻看了这种爱,然而热心追求的儿女们有过喜乐的经历,就认识它的真价值,圣贝纳德(St. Bernard)把这种神圣的妙爱写成一首四行诗,凡是敬拜的每一个都极容易了解其中的意义。

  神啊!你是生命饼,我们吃了你,
  我们心灵要得饱足,它需要你,
  你是活水的源头,我们喝了你,
  我们的心灵渴慕充满,它需要你。

  若是你仔细研究以往那些男女圣人的生活,不久你就会觉得他们对于神的渴慕何等迫切。他们为神的缘故而忧伤,昼夜祷告为要寻求神,且是继续不断地寻求,当他们得着神的时候,那种甜蜜是长久寻求中所未遇见的事。摩西用他已经认识神作为要更多认识神的一种理由。「我如今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将你的道指示我,使我可以认识你,好在你面前蒙恩。」于是他就大胆地向神作这样的要求:「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神显然因他这样热心追求感到喜悦,于是第二天叫摩西到山上,在那里庄严地使祂的荣耀从摩西面前经过。

  大卫的生命是一条属灵追求的河流,他的诗篇,充满着追求神的呼喊,和得到了神的欢乐。保罗自承他生命中最主要的,是对于基督的热烈追求。「使我认识基督」这就是他心的目标,而且为它丢弃万事,「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兴诺底(Hymnody)以追求神为最甜蜜的事,他也知道,终于找到了诗人所寻找的那一位神。在不远的世代以前,我们的先人唱着:「我看见祂的踪迹,我还要紧紧跟随祂。」可是这种渴慕的诗句,在今日大聚会中已不再听得见了。在这个黑暗的世代,我们的属灵追求,竟让一些教师代替我们做,这是多么悲惨的事。一切的事都只为达到初步的「接受基督」(在圣经中并没有这一套说法),而往后再也不求神更进一步的向我们显现。我们陷入一种错谬理论,坚持说我们只要找到了主就不用去追求。这种说法,仿佛成了正统派的定论。而且因为一般人都承认它正确,也就没有一个接受圣经教训的人不相信这种说法。于是教会所有关于帮助追求属灵生活的崇拜,培灵歌咏都被搁在一边,先前那种满有基督香气的古圣徒,注重经验的心灵神学已遭摒弃,受人欢迎的是一套完整的圣经注释,这种现象叫属灵伟人如奥古斯丁、路得福,或白理纳听起来,一定觉得惊异不已。

  在这种普遍的冷淡空气之中,我引为欣慰的,是仍有一些对于肤浅生活表不满足的人。他们承认反对的势力很大,在遭遇反对之后,他们含着泪另外找个地方,自己向神祷告说:「神啊!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他们要尝一尝主恩的滋味,要用心灵来接触神,用灵里的眼睛去观看神的奇妙威荣。

  我要郑重地鼓励这种有力量的追求神的生活。因为缺乏追求之故,才使我们陷入今天这种肤浅的光景。我们信仰生活中一般死硬呆板的气质,就是因为我们缺少属灵的渴慕。自满自足是一切属灵长进的死敌。人必须有剧烈的愿望,不然的话,基督对于祂的子民就不能有任何显示。最令祂伤心难过的,就是祂一直在等候我们,而且等候了许久都得不到反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