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随笔之三──这个人



这个人
  看,这个人深深地弯着身躯,背着一付沉重的十字架,脸上满是血污和唾沫,在人群的嘻笑叫骂声中,痛苦地踉跄着朝一块墓地走去。

  墓地上有光照过来。十字架和这个人的头上越来越辉煌绚丽。人群在惊愕中停止了叫骂,不知所措地注视着他。这个人,依旧深深地弯着身躯,背着沉重的十字架,痛苦地踉跄着朝墓地走去。

  当十字架和这个人头上的荣光映红了天际的时候,人群再也抑制不住,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女子们的飞吻代替了吐沫,老人们开始了深沉的赞扬,人人都恨不能为他自豪!这个人,依旧深深地弯着身躯,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痛苦地踉跄着朝墓地走去。

  当吐沫飞来时,这个人曾经微笑。当骂声四起时,这个人曾有怜悯。眼下,面对人群的欢腾赞美,这个人的脸上只有淡淡的厌恶。

  世人不知道,他的力量全在于他的痛苦。痛苦,是他真正的欢乐所在;墓地,是他真正的生命所在。

  世人的欢呼,向着这个人的痛苦而发;因着这个人的痛苦,世人看见了生命的光。

  看,这个人持守着巨大的痛苦,深深地弯着身躯,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脸上满是血污和唾沫,踉跄地朝墓地走去……

预言
  深深的的恬静中,神对我说:你要发预言吗?你要知道更多人间的事吗?为什么?是俗心还是虚荣心?难道与我同在不是更好吗?

  是的,我的神!

承担
  神啊,既然你已将异象给了我,既然你将奥秘给了我,要我去传去行,我哪有胆量不一口承担!哪有理由不欢欣鼓舞!哪有必要犹豫彷徨、留恋俗人的一切!神啊,你若要我死,我也是要死的;如今你要我活,活在你那里,我又能说什么呢?我这个蠢货!

祈求
  天父啊,若不是已将我的生命交给你,我决不为我的生命向你祈求什么。若不是已将我的家庭、朋友和祖国交给你,我决不为我的家庭、朋友和祖国向你祈求什么。

我的船
  上帝啊,我不求什么世上的福气,也不求我自己的幸福,因为献身给你已是最大的福份与幸福;你是真善美的海洋,投身于你,还有什么可比拟的呢?

  但求你保守我的身体健康平静,虽然它属于这个世界,你却要用它作卑微的器皿。

  但求你保守我的思想丰厚深遂,虽然它是属人的东西,你却要用它彰显你的美名和真道。

  但求你保守我的生活平安顺利,虽然这是世俗的要求,你的孩子却要乘坐这条船,驶向失身落海的人们。

保守
  天父,求你保守那些爱我的亲人和朋友,让他们知道,正如我的爱与他们同在,你的大爱也与他们同在。

  天父,求你保守那些怨恨我、妒忌我、误解我的人,让他们知道,正如我爱他们,你也爱他们。

  天父,更求你保守那些曾经被我伤害过的人,请你让他们知道,正如你爱我,我也深深地爱着他们。

  天父,求你保守那些伤害过我的人,请你让他们知道,你既赦免了我,我对他们也就只有爱了。

战胜世界
  我越来越发现,自己被派到这个世界上,绝不是来享受这个世界,而是来战胜这个世界。

  爱我的神啊,他时时刻刻、事事处处用看不见的手摆下阵地,不许我与这个世界妥协。他让我在争战的伤痛中依偎他,在仇敌的围困中呼叫他,在浓臭得令人窒息的俗气中思念他。爱我的神对我说:你面朝着我,世界就在你屁股后头望尘莫及了;你把自己完全交给我,我就用你战胜了世界。

重担
  我所有的重担都是从世界来的,
  我所有的喜乐都是从上帝来的,
  上帝所赐的喜乐将淹没这世界,
  当我把所有的重担交托给上帝。

真生命
  我确切地知道了,我在今世的生命不过是我的真生命的一次短暂的客旅。我的真生命寄居在我的肉体中。它不会随着肉体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它是与上帝同在的灵。这真生命是天上来的活水,今生是它激起的一朵浪花,转瞬即逝,复归活水。

  我每每有这种感觉,内心那真生命就明亮,今生也明亮,肉体也安舒。一切都是可爱的,因我将离开这里。我游览欣赏这世间的一切,有趣,新奇,包括我自身。

  但我怎么能贪婪这些呢?我的家不在这里。我有一个永恒温暖大爱大能光明灿烂的家,我父在那里,他是荣耀慈爱公义宽阔的神。那才是我的家。我来到这世间,唯一应当尽力去做的,就是告诉世人真相:你们同我一样,只是客旅,只是过路,肉体不是你我的真生命,真生命只是寄居在今生的肉体中,来渡过这一个瞬间的。真生命的家乡是在天上,父在那里等待着我们,注视着我们,呼唤着我们。

  记住,你我,我们本生于永恒,我们属于永恒之神。这短暂拥挤的世界,这承受肉体的土地,不是我们的家。

  这世间的千奇百怪:杀、淫、恶、诈、骄傲、争斗、计谋、狭隘、利益、贪婪、欺骗、卑鄙的高尚、罪性的道德、强权的公义等等,不是一台戏吗?不是幻象吗?不是滔滔大海中的浪花泡沫吗?不是不如石头长久不如泥土深厚的朽物吗?为什么越是短暂越是狂傲?为什么越是浅薄跳得越高?为什么越是大智越是愚拙?为什么越是通达越是顽固?因为真生命不在这里,不在世间!

上帝不要我争强好胜
  上帝没有教我怎样得心应手地对付这个世界,更不让我在这个世界中争强好胜。上帝只要我跟随他,便战胜了这个世界。

基督徒存在的理由
  基督徒不能为了争取世俗而迁就世俗;这样的话,你就会被世俗所渗透、俘虏,失去你自己的本质,也就失去了你的力量,以致渐渐失去你存在的理由。

撇下
  一个人若能对神说:神啊,我现在就撇下世上的一切,包括财产、家室、情欲、享乐与声名,马上追随你;我的心愿从属世的东西上离开,归向你。一个人若可以对神这样行,就可以在这世上如此行:像离了世跟从神一样,在世上行神的义。

来临
  有两种基督徒,一种是:平时很“像”基督徒(奉献、礼拜、传福音),但试探、苦难和黑夜来临时,便抱怨、消沉乃至自弃。另一种是,平时不那么“像”基督徒(不是满口主啊主啊),但试探、苦难和黑夜来临时,便赞美、感激、亲近神。

  正像有人说:心中无神的人,他的灯在黑暗来临时会突然熄灭;心中有神的人,他的灯在黑暗来临时便大放光明。

此时
  如果你的灵魂此时不能超越世俗的纠缠进入天国,将来怎能脱离地狱的辖制进入天国呢?如果你的灵魂此时不能舍弃一切跟随耶稣,将来又怎能舍弃一切跟随耶稣呢?你这个灵魂,不要自欺!你今天如何,将来也如何!你今天顺从谁,将来也要顺从谁!信仰不是明天的事,信仰的果效就在此时;得救不是死后的事,得救的确据就在此刻!你感受到了吗?

  你的心此刻若不在天国里,死了以后也不会在天国里。

依偎
  当我依偎在神怀里,一切都变得美好。痛苦的时候,痛苦便得到安慰;艰难的时候,艰难便以被超越;欢乐的时候,欢乐便带来温馨。生有平安,死有平安,功过没有意义,成败一钱不值,世界只被观赏,可被指点,再也不能在我心中肆虐。我的心包容了世界,穿透了世界,控制了世界,猛拍世界的脊背,大喝一声:Satan,go away!

  我父,求您冲破一切来就我;您可以冲破一切(这黑暗的世界!),因您包含着一切。我以我的本相迎候您,请除去您所不悦纳的,让我再面向世界时,是一个新人。

  我父,求您每时每刻与我同在;没有您时,我是多么无望的孤单啊!即令亲朋好友环绕着我,我的灵魂是多么无望的孤单啊!

  我父,您信实的恩典像天体运行一样精确可靠,只是我常常不能信靠您。您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因您的信实是我活着的前提;只是我常常偏离您,因我的心会对您的信实麻木迟钝。我父,原谅我,时时提醒我,让阳光提醒我您的爱,让雨水提醒我您的情,让大地提醒我您的信实,让蓝天提醒我您的呼唤!

  是的天父,我要天天阅读耶稣,就像天天要喝水吃饭一样,因为唯有他是天上的粮、生命的水,吃喝他灵魂才得活。一天不吃喝他,一天就饥渴;长久不吃喝他,内里就虚空,游荡的污鬼就进入,情形比先前更糟了(路11:24-26)。

  父啊,谢谢您温柔的爱,像春风,原本无言,却给我无尽的话语。

要与给
  不要只知道向神要这要那:要福份,要成功,要健康,要喜乐,要各种满足;别忘了给神:将你的福份给神,将你的成功给神,将你的健康给神,将你的喜乐给神,将你的各样满足给神,给神的国和神的义。你真正需要什么,神难道不晓得吗?

舍弃与为了
  神意原是让我们“舍弃”这一切,而不是“为了”这一切!
  你是舍弃一切去跟随神,或者,你跟随神是为了得着这一切?
  舍与求:舍世、舍己,或求世、求己?或求世求己也求神?并行不悖?
  信仰的好处表现为富、寿、顺、荣、和,或者也表现为贫、死、逆、辱、斥?是世上的成功,还是神国的成功?或并行不悖?

境界(地步)与知识
  你有山顶风光的知识,同你站在山顶风光中,是大不一样的。

  与神同在的境界,与守神的知识(诫命),是大不一样的。

  直接亲近神,与阅读亲近神的描述,是大不一样的。

  境界的问题,就是立脚点的问题:现代者的一切修行方法、说教,均以“蒙福”与否为归宿,而蒙福的标准与世俗无异。主耶稣的道是“境界”的命令:舍弃一切,超越世俗,只求神的国和义。

福音与文化
  福音不是消灭一种民族文化,而是进入一种民族文化,改变或赋予它属灵的内核。
  1)耶稣是超文化、全人类的神。
  2)不是与个别文化对立冲突,而是与一切世俗文化对立冲突。
  3)耶稣可以进入一切文化形式。
  4)进入以后再改变它们。
  耶稣超文化,神学无法超文化。特定神学是耶稣与特定文化相融合的产物。
  西方神学就是耶稣与西方文化相融合的产物。
  很多人太重视细微的事,其实是神学上的事,实际上是文化上的事,而忽略了中心耶稣。

廉价的救恩
  救恩是白白地给予,无须你做什么,只要你接受,就得着了──今生蒙福,来生蒙福,永生蒙福。

  这就使我想起了美国的“得奖通知书”──一百万的大奖,不需你买任何东西,不需你付任何代价,只要打个电话,或填个表格,即可。骗人!

1993年10月5日
  罗马教皇签发旨令,要各教会进行道德教育。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基督教,连这样一个签发旨令的人都没有。

不同的信仰态度
  德性信仰态度(行为-律法;对罪)
  理性信仰态度(明白-真理;对经)
  感性信仰态度(蒙福-恩典;对爱)
  灵性信仰态度(委身-十字架;对耶稣)

灵性信仰
  灵性信仰:人的灵与神的灵相交;灵的力量来自神,故支配魂(理性)与体(行为),是一个全信、全新的人。直接对象是神。

  理性信仰:人的魂(理性)接受了“灵性信仰”者生发出来的魂(理性知识),即神学理论、圣经知识、信仰教条等,并尽力照着去做(良善行为),但灵并没有直接与神沟通,故无力、挣扎、失败。有信仰,没生命。直接对象是人的遗传,不是神。

  德性信仰:律法主义,好行为模仿,没生命。直接对象是人的行为,不是神。

利益宗教
  利益宗教不是信仰。信仰的本意是求真理、归本相,而不计福祸、得失、荣辱等。

宗教的功利性
  各种宗教都有功利性,也许起初是为了吸引人,然而恰恰是诱发和利用了人的罪性,这也是宗教犯罪和宗教丑行的根源。

  神是宇宙的真理,是生命的本根,认识神自然有大益,但有时(在短暂虚幻的此世上)有损;按世人的标准来看,是损。

灵动
  上帝对人的启示,人对上帝的皈依,人与上帝的沟通,唯有通过灵。

  人对上帝之动,若不是动了心灵,是无用的。上帝对人之动,若不是动人的心灵,是不可能的。

  献祭的功效,是动人的心灵--用财产的舍弃来表达心诚,用血与死来使内心震撼。祭物或仪式将人的心灵启动,才是有效的祭物或仪式。否则,祭物和仪式就没有什么意义,不被神所悦纳。

世界的暴露
  耶稣道成肉身,给世人带来(彰显)了两个国(天国与世界),两个主(上帝与玛门),两个势力(光明与黑暗),两个结局(生命与死亡)……但只有一个出路:信从他,到父那里去。

  世界是自我冲突的,人是自我分裂的,在耶稣面前,这一状况再也无法隐瞒了。所以耶稣说:我来是叫人动刀兵。

什么时候上帝对我们深具信心呢
  通常我们说,我们对上帝深具信心,我们以上帝为我们的荣耀,为我们的福份。
  然而什么时候上帝对我门深具信心,上帝以我们为他的荣耀,那时,我们是多么有福份啊!(约伯记一章)

回归
  自在(堕落前)
  自为(智慧果之后)
  自由(信神后:灵的自由)
  自在(将来与神同在)

人、世界、上帝的层面
  人:A灵(上帝的形象)──B魂(理性)──C体(行为)──世界:D物质世界──E精神世界──上帝:F属灵世界

  得见上帝,就从A到F,中间穿透B、C、D、E;不见神的人,则是从外向内(世俗世界、世俗生活)的压力:E、D、C、B,将A淹没了。

不可少
  碌碌人生中需要倾诉的难处太多了,弟兄姐妹们值得同情的遭遇太多了,这个世界上令人担忧的问题太多了,你那长长的祷告事项单上还有什么事情要加上吗?“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份,是不能夺去的”(路10:42)。

信实
  当你迫切祷告仍然“失败”了,假如你对神的信心没有动摇,反更迫切,那么,那个“失败”一定会是一个“成功”;那个“失败”越大,“成功”也就越大。因为,在你对神的信实中,你一定会看到神的信实。

神国里
  与世界相反,在神国里,信心是前因,证据是结果。神国里的“生意”,不是神给你多少钱,你便有信心办多少事,而是神给你信心作多少事,你便会有多少钱。

做这做那
  我们可以做这做那,到这里到那里,但是别忘了,即使我们能做一切,也莫过于、也总要到、也是为了到神__自然之主、生命之根那里得安息。所以我们最应当做的一件事,就是住在神里,与神同在。这样,出来进去都平安,做这做那都有益。

都可以
  我可以做大事,也可以不做事,对我来说,没有两样。
  我可以享富贵,也可以守贫穷,对我来说,没有两样。
  我可以活下去,也可以就死掉,对我来说,没有两样。
  绝对的事只有一件:合于神。

忏悔
  父啊,我曾向你低下头,说:“我是一个罪人”。
  父啊,我已将胸捶的通红,说“我这个懦虫”!
  父啊,让我将头埋入尘土,说,“我真是该死”!
  父啊,我已匍匐在地,说“快给我力量”!
  父啊,什么时候我不再是犯罪后如此后悔,而是犯罪前将罪击得粉碎?
  父啊,什么时候我不再是犯罪后如此清纯、谦卑,而是犯罪前就向你匍匐洒泪?
  父啊,是的,你用我的软弱向我加添力量,你让我用无助向你求助,你让我用求死向你讨生……
  父啊,你终于对我的罪作了一次大清算,叫我扬起头,响亮地说:我是神的门徒!

我知道自己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知道自己是个罪人,是个在罪面前软弱无力的人,是个卑劣肮脏的人,是个容易骄傲自负的人,是个渺小可怜的人──这是我的本相。不管别人说我什么,这是我的本相。若不是神,主耶稣,我只能生活在堕落中不能自拔,生活在虚枉中而不自知。

管教
  已活在神爱里的人,还能离开这爱吗?不能。神最大的爱是什么?是救我们脱离罪。这要靠管教。管教是大爱的方式。凡不服从管教的人,凡继续犯罪的人,就是拒绝神的爱。

神的呼吸
  我深深的呼吸属于神。我就是神的呼吸。每时每刻与神同在,神在我心里,我在神里面。平静中略带忧伤,泰然中稍有喜悦,随时仰望神。

三个瞎子的故事
  有一个国家,人们都是瞎子。一代又一代,人们从来没看见过,自然以为看不见是正常的。一天,从别国来了一个明眼人,很吃惊地问他们:“天啊,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生活的啊?你们应当接受治疗啊!”

  第一个瞎子说:“我是靠随大流生活的,大家向前我就向前,大家向后我就向后,很安全,也有效,偶尔走错路受伤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嘛,况且大家都有份,有什么好治疗的呢?”说完,便跟着一大群人向上山砍柴去了。(毛泽东,霍梅尼,时髦,潮流,科学,现代化)

  第二个瞎子说:“我不遂波逐流,而是凭自己的感觉。我只能靠自己的感觉。除了自己,我还能靠什么呢?我一点也不瞎,也不傻……”正说着,撞在一堵墙上。明眼人正要去扶助,这瞎子却熟练地抹一抹早已结了厚厚一层疤的额头,若无其事地转向走了。(人墙,爱滋病,癌症,污染,痛苦)

  第三个瞎子说:“明眼人啊,我知道我瞎,他们也瞎,如果可能的话,我要能看见”。说着,就抓住明眼人的手。明眼人就带他到了一个可以医治瞎子的地方。(耶稣)

  1)我们在哪里?不辨东西南北(宇宙观)。
  2)我们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生死问题,进化论)。
  3)我们不知道什么东西最终能使我们得满足(幸福问题)。
  4)许多问题我们没有答案、更没有能力解决(人间的不公正,不治之症)。
  5)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人碰人、人挤人、人杀人?为什么中间的路老是不够用?(误会、怨恨、争竞等)。

天父为什么
  “天父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他?”

  人要超越。你知道你要超越,就是要回家。1.当你沉溺于物质关系(享受的空虚、赚取的紧张、无聊的痛苦)时,你在人的关系中寻求超越。2.当你沉溺于人的关系(友、家、国的痛苦)时,你还向哪里寻求超越呢?上帝是你的最高最后最坚实的落脚点。肉体的落脚点在物质,知情意的落脚点在精神,灵魂的落脚点在上帝。

  “天父为什么不造我perfect?留下这么多麻烦?”

  人要自由。我的祷告与神的回答。你要自由,天父就给了你自由:自由是perfect的人的第一条件。自由与道德的关系。自由与意志的关系。自由是真善美的首要前提。

  “天父为什么不显大能让人类都信他?”

  人要尊严。上帝就是为了你的尊严,用最屈辱、柔弱的十字架来感召你,而不是用强力来迫使你不得不信他,因为那会摧毁你的尊严、剥夺你的意志、情感、自由,你身上一切可以被称作美感的东西都将丧失。

  上帝要人悔改,是要人的心,一颗心甘情愿、自由生动、尊贵自主的心:这是一个主动正面的动作;这是一个自由中的选择;这是一个有尊严有信心的行动;这是一个发自内心的声音……。

谁能得救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婆站在门口,对每一个过路的人说:“跟我到后院去,我会给你一份永远吃喝不尽的晚餐”。

  一对农民兄弟走过来,弟弟听了就信了,跟着老太婆进了后院;哥哥不信,笑眯眯地先走了。

  两个教授走过来,一个听了觉得好奇,跟着老太婆进去了;另一个心里清楚得很,先走了。

  两个罪犯走过来,一个听了就动了心,随老太婆进去了;另一个心里照旧,便先走了。

  又有两个官员走过来,一个听了心里一怔,便随了老太婆进去;另一个不以为然的先走了。

  凡是跟随老太婆进了后院又出来的,真的,都得了一份永远吃喝不尽的晚餐。

  什么人都可得救,什么动机都可以接近,得救后一律平等,不得救的依旧不平等。

读经
  读圣经时,属人的因素模糊化,属神的因素才清楚。

  将圣经当成学术著作来读,将圣经语言当成逻辑语言来分析,就歪曲了圣经。

  当人的智慧模糊了,上帝的形象就显明了。如创世记,寓言中有真理(无限性、蓬松性),逻辑化却产生谬误(有限性、僵硬性)。旧约历史,外延(人的事实)模糊,内涵(神)才清楚。新约,使徒(人)的观点模糊,耶稣的真道才清楚。

  这一切都以灵性为前提,否则只能看见人的因素,看不见神。

神活着
  公元前,隐而未显的神藉着先知和文字留下了宝贵的话语,神的意思,是要我们藉着这些话语认识他、归向他,绝不是要我们停留在这些话语本身。那只停留在“十诫”上的犹太人岂能遵守“十诫”呢?能背诵神的话语岂等于认识了神呢?

  公元后,道成肉身的神藉着使徒和文字直接向我们说话,神的意思,仍是要我们藉着他亲口的话语认识他、归向他,而不是要我们停留在他的话语本身。神难道没有又真又活的现实性吗?神难道只是留下了话语便消失了吗?神难道像孔子留下《论语》便死去一样,留下《圣经》便离去了吗?神难道像苏格拉底活在与人辩论的对话里一样,只是活在他启示人的话语中吗?不!他“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存乎众人之内”,他监督我们的心思意念如牧人照看他的羊群;岂有羊只听牧人的声音却不归向牧人的道理呢?神用他的话语喂养我们正像母亲用她的乳汁喂养婴儿;岂有婴儿只认乳汁却不归向母亲的道理呢?

  神的话语与孔子和苏格拉底的话语之不同,不在于道德的高超,更不在辞语的魅力,乃在于能使人通向这位“正活着”的神,而不只是使人想起一位死去的圣贤。

  这就是“神是灵,敬拜他要用心灵和诚实”;这就是“我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这就是“字句让人死,精意让人活”……。

  那些不知道经由神的话进入神自己的人,实在可惜了!

跳进去与抓在手
  神的启示像大海,你可以跳进去游泳,与其融为一体,息息相通;但你不能一手抓住它,完全掌握它。若有人一手抓住神的启示,向人发布『系统全备真理』,你自然不难知道他抓在手中向人发布的是什么。

训练
  在神学院里,(其实平时的生活也一样),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是诚心要被训练得更适合这个世界呢(如知识、学位、技能、交际),还是诚心要被训练得更合神意(祷告、献身、弃智、虚己、积财在天),审视揭露批判钉死这个世界?

人的组织
  人的组织必然产生的问题,靠人的组织没有办法解决。

挪开
  一个好的神学家,不是作为传释者,将自己的智慧挡在人与神之间;恰恰相反,他的责任是将一切人的智慧挪开,好叫人与神之间毫无阻隔。

  一个好牧人,不是作为代理人当当正正站在人与神之间;恰恰相反,他的使命是将一切人的影子清除,好叫人们直接来到神面前。

  怎样挪开、清除?要好好琢磨一番,今日已积重难返。

  上帝深知人作为他的传释者和代理人的危险,便藉着耶稣,用了最简单明燎的话语,并反复声明:凡有耳能听的,就可以听。

理性化
  神学极容易犯的错误是:用理性来解释理性无发解释清楚的对象,用理性去达及理性无法真实达及的对象,试图用理性说服理性,让被说服者改变信仰。危害不仅在于对世俗的徒然,更在于对信仰的误导。

  市井信徒的爱更吸引人信神,爱是靠信仰而不是靠理性去改变人家的信仰。

神性
  理性地争辩细小琐碎的事,绝非神性的表现。
  神性,只是自我流露,不顾一切、不可阻挡、宏大无边、席卷一切的流露。

上帝在哪里
  上帝在哪里?在你心中,他直接与你的心灵交谈。上帝不在教义里与你的头脑纠缠。

天赋
  启示中的真理是需要发现的,这种发现是需要天赋的,这种天赋是与启示者相通的──人人都有的灵。

引向
  神圣启示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将人引向启示者上帝。

  加尔文说上帝对我们说的是“婴儿语言”(Baby talking words),非常准确!如“狼来了,虎来了,好宝宝,睡觉了”之类,有什么含义呢?爱!正确的命令!有效的指令(对婴儿的心灵)!

  让哲学家们去嘲笑吧,孩子们却睡着了。

 


信仰随笔之四──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