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随笔之四──瞬间



瞬间
  几千年的历史,凝聚成一瞬间,神说:跟我来!
  死亡从一开始就蚕食着生命;这一瞬间,生命战胜了死亡!
  几千年的重负,你承受的起吗?
  是的,若不是神。

我是血和泪
  我是上帝的一滴血,滴在神州大地上,化作苦难的洗礼。
  我是上帝的一滴泪,滴在十二忆心头,流出忏悔的江河。

我在神的国里
  我看到,天国与一杂志相连。我又看到,这杂志的身体上长出了多余的一块;那多余的一块(两块)变成了翅膀一样的东西,就像鸟(或鱼),便飞翔了。

  “我在神的国里”,入睡前,这一念头突然令我激动不已。

  “我在神的国里”,这是一个需要牢记的现实!这就是力量的源泉,这就是信心的凭据,这就是上帝的恩典!

好朋友离去了
  清淡的月光透过百叶窗,照在我正在祷告的一只手上。我顺着月光望上去,也透过百叶窗看见了月亮。当我再低头,便确知手上那一小片朦胧,属于立体的浩瀚,是上帝给我的恩典。

  即使没有百叶窗,即使不见一小片朦胧,我不是也在月光之下吗?

  从我手上的一束光,到诺大的月光,到赐光的太阳,到发光的能量,到造光的上帝……巨大的神秘,正像月光一样笼罩着我,令我敬畏,令我信服,令我赞美,令我全身心进入他。

  我若不赞美上帝,活着多么卑劣,多么忘恩负义!

  昏昏然中,一个意念出现:好朋友离去了,我竟没有记下地址和电话,心中一片惆怅……

  我的神,不需记下,不需惆怅,随时呼唤他,他总在我的身边……

我怕什么
  神日日夜夜不离开我,我还惧怕什么呢?
  神日日夜夜不离开我,我怎能不惧怕神呢?
  除了惧怕神,什么都不用怕!

我的一生是你的一个意念
  神啊,你的生命,无穷无尽,是真正的生命;人的生命,转瞬即逝,不是真正的生命。你的智慧,无影无踪,是真正的智慧;人的智慧,招摇过市,不是真正的智慧。
  我的一生,是你的一个意念。
  在你的如风的意念里,我轻悠得失去了自己。
  哦,是你的意念,我随风飘逝,
  任天地剥夺,任人人宰割。

意志力:像耶稣一样活着
  在软弱中挣扎,在异象中徘徊,在灵界里飘流,很难受!

  今晚,神给了我一种意志力,使我能站起来,坚定地走向神的异象。这是神的力量,赐给我,变成我的意志。以前,我就是缺乏这个东西!

  这个意志力来自:像耶稣一样活着,神就寸步不离地与我同在;想要神与我同在,就要像耶稣一样活着。记住:我是神的儿子,是耶稣的弟兄,我的生命在天国里,我不属于这世界,我在走耶稣的路!

我是你的微风
  心情在忧郁中豁然开朗。人送来的烦恼在神面前荡然无存了。“你在我怀里,还有什么可烦恼的呢?万有不都在我手中吗?我造人不就是为了让人与我分享喜乐吗?我召你就是叫你回到这喜乐。从今以后,天就是你的笑脸,我就是你的微风”。

  我跪在沙发前,说:父啊,您的智慧高过诸天,您的大能不可测度,我趴在这里,不过像一条懦虫。“我永远覆蔽着你,像蓝天覆蔽着大地,乌云也挡不住”。

胜人与胜己
  在世界上,是胜过别人;在耶稣里,是胜过自己。
  在世界上胜过别人是为了实现自己,结果是死掉自己。
  在耶稣里胜过自己是为了死掉自己,结果是实现自己。

我的影子挡恩雨
  祷告中,求耶稣的血遮盖,那血就像雨水从天而降(这雨就是圣灵,圣灵就是耶稣的血),团团围住我。我要求扩至全屋、全院,成了。但我身后似乎总有这“灵雨”淋不到的地方,怎么求告也不行。突然有意念:是你的自我意识,像身影挡住了这恩雨。于是我求神,死掉自我,也不再记挂屋院,而是径直飞向神的怀抱。一切恍然大悟,我溶进了神。

真生命消灭死亡
  人生最大的敌人不就是死亡吗?能否消灭它?能否在它到来之前就消灭它?能!
  就是“先死”!就是死掉死亡!就是用真生命超越死亡!以死治死,靠真生命!

神是人的真生命
  一、撒但的一切作为,都是藉着我们肉体的软弱性达成的。
  二、如果我们克服了肉体的软弱性,撒但对我们来说,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三、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克服肉体的软弱性,就是死掉它。
  四、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在活着的时候就死掉它,那就是我们的心灵活在神里面,或者说,神活在我们的心灵里。
  五、神,是我们死掉死亡的力量,是我们的真生命。

死亡境界
  总意:我已经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加拉太书2:20)

  肉身之死: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拉太书5:24)

  人智之死: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又说:“主知道智慧人的意念是虚枉的。”(哥林多前书3:18-20)

  俗心之死: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我愿你们无所挂虑。(哥林多前书7:29-31)

死亡境界是人生最高的境界
  让我们死去(哥林多前书15:35以后)!
  活在死亡中,生命便在死亡中微笑、焕发、升华。死去吧,为了生命!智慧诞生在死亡中。
  在死亡中战胜死亡,死亡中有无限快乐。噢,死亡的赞歌!

跟我走不要再回头
  信主前的虚幻魔影又袭来。我知是罪,却不能挣脱,我感叹自己的渺小。天地无垠,却盛不下我此时此刻的痛苦与忿恨。

  耶稣来了,轻轻摸着我的心,说:跟我走,跟我走,不要再留恋,不要再回头。

  在无法解脱的痛苦忿恨之中,耶稣是唯一的出路──他正是为了我的此刻(摆脱即得救)而死的。他知道我此刻的痛苦,他此刻就在我身边。跟他走,就能战胜罪,罪作脚凳,走向义的光明,超越,永生。让他(她)们去张狂享乐吧,我跟耶稣走。他为我死了,我要向他那样做。他永远活着。我要与他在一起,死一样的活──永活。

开工完工
  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路14:27-30)。

  真正的得救,耶稣的功效,在于与他同死(罗8:7-13)。很多人没有同死,那就是罪还在(贪、妒、骄、属世俗)。罪老是重复,这样,你无法完工。

圣灵三步
  灵动──见神(感大爱而泣,遇大能而畏,沐大光而醒)
  灵活──亡己(亡肉身之罪念,亡头脑之智慧,亡世俗之牵挂)
  灵主──永生(共享温馨,垂听启示,与神对话)

死的体验
  永恒(来生)在瞬间(人生)有反映(全息律)

  1)不向世界死,就不能向神活(难以完成);不向神活,就不能向世界死(向,即心的状态)。

  2)信徒(肉体)向世界死了,就进入了神的国(此时此刻);这就预示着(肉体)死后的情况。

  3)信徒今生不能向世界死,就决定了、预示了肉身死后的情况(《死亡九分钟》)。

  4)世俗的人,此世谈不上自死;除非真死,因为没有活的去处。世俗的人是全部为此世活的,怎能死呢?若死就失去了一切。而这正是他将来死去时的真实:失去一切。所以不能死,怕死,恐惧。

我不是死了吗
  1994年3月8日晚,收到一份传真,是《世界日报》的一篇文章,说“河殇的一位作者皈依基督,否定传统文化,不学无术,不知深浅”之类。读后马上有一些反映,想写出来。但跪下祷告时,便哈哈大笑起来,“我不是死了吗?我不是活在神的境界吗?干嘛还为此揪心呢?”当时心情之开朗,难以言说。感谢神,使我失去争竞之心,有超越之性。

只有一条路
  有一个朋友,发现妻子与别的男人暗暗来往,心里恼怒。

  世俗的说来,此事不难:分开,再折腾也没事;以牙还牙,也许会使妻子翻然醒悟。

  但麻烦在于,这个人是基督徒:分手,教会会哗然,不合圣经;儿女也是一大要素。以牙还牙,更不行,因为他绝不能犯罪(他将此事视为一种试探或试炼)。世上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向他招手,但他一样也不能拿,他一拿就犯了罪。

  怎么办?出家做修道士,在现代也难。他无处求援,向人诉说也要有分寸。

  最后,只有一条路,就是耶稣的十字架。在世界中战胜世界。就是看清这世界(包括妻子儿女)的虚幻,对世俗无动于衷(保有一颗清洁的心,就必须超越这个世界)。可怜她,为她祷告。

  别人都以为他异常痛苦,我却知道,这个人真正找到了幸福。

死能治病
  自死能治一切病。一切疾病不都是一个目的:让你死吗?一旦你死了,一切病便都失去了兴趣、能力和意义。有什么病毒还能感染死尸呢?

人的事就算了吧
  我呼求神,神一来到我心中,我就紧紧地抱住神,神也抱住我。我流泪!但那罪念又来了,怎么办?神说,你到我这里来。“但我的家、女儿呢”?不要管这个世界。“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啊”?你的心跟我来。“可我的家怎么办?我怎么会不扎心呢?”

  痛苦中,我再呼求神。我说,让我死去,好跟您走,真的不想活了,妻女都会活下去的,也许很好。我仰天躺下,象在十字架上死去,想像着手脚被钉,一死了之。耶稣下来,安慰我……要彻底的死……

  我心中一怔!对,明天就象死人一样面对这个世界(向世界死,只向神活)。

  我死了,死是多么好啊!这么多痛苦、愤恨、无法解脱的折磨,死了多么好啊!痛苦来了就死,欢乐来了就活,这多么好!不是吗?这个世界又虚幻又短暂又痛苦,向它死了吧!神又明亮又美好又喜乐又长久,向神活就是了!昼夜思想神的事,人的事就算了吧!

死死(死可死)
  我写过“死而后生”,经历了祷告时的“死我”境界,也思考过死去老我。但此时一是真死(不是想像中),二是长死(不仅祷告中,而且一生中),三是死死(不仅是死我,而是死死)。

  耶稣一下子就进入了生命:一个真正寻求死掉老我的人,因耶稣的进入而得到成功:死掉死,进入生,活起来。

  将耶稣的死与我的死相联系,他必死(在这个罪的世界上),我也必死(在这个罪的世界上)。因为神性在我心中,不见容于这个世界,要向世界死。但一旦这样,我的神性就成了我,成全了我,我就离了死(世界),因这个世界是必死的、虚幻的、短暂的。原来,那神性是永活的,世界是必死的,就容不得神性,因神性映照出此世的虚、假、罪、死。肉体、欲望、人智、骄傲、贪婪、狭隘,一齐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地盘(这个世界),他们已成了人,成全了世人,所以世人不觉。那光是真光。得了那光的人,就向着黑暗死了,黑暗也就在我们心中死了。

  啊!死亡!我向世界一死,就是世界在我心中死了。其实死的不是我,而是那使我死的、本身是死神的世界!我反而活了,因世界就是死。

死前与死后
  我未死之前,旧生命的纠缠,情、思、利、名,直到又犯病(原来的老我罪相),无法解脱,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

  人有自死之意识,当是在见了真生命之后,否则,人不会有自死之意识,除非是自杀。因为,如果没有一个真生命在心中可以从旁观察(随时可以超越、处死)旧生命,你就会以为老我、旧生命就是全部的自我,就是唯一的生命,所以说死就是自杀。你没有看到生命的另一面,或另一种生命。

  我死了以后,令人愤恨的罪就没有权势了。我已死,只是在神里才是活的。神给什么就要什么,不给就不要。给就必有适宜条件,若没有条件,就是神不给。

  不必揪心,不必处心,不必伤心,心只向着神。

雪梦独行
  梦见自己一人在雪地上行走,那雪无边无涯,似乎遍及宇宙,我向深处走去,不知所以然……
  圣洁?我知道自己多么不圣洁。
  “先从家中做起!”刚才祷告时,神对我说。

方言与瘫死
  一对美国夫妇带三四十人敬拜神,大家不一地说起方言。一男一女在我身后,为我按手祷告。

  我却不能说什么,只想安静,不想开口,根本不能开口。若能开口,一定会是方言,因为那时我绝不能说出理性逻辑的话来。但那时我不会开口。

  我仿佛看见,高天有蔚蓝光,地上众人向着这光呼喊(说方言)。我呢?我的身体瘫死在众人的脚下,灵魂在蔚蓝光中……

老子破读
  这两个星期,集中精力完成《老子破读》一书。但攻击真多!很久没有的头痛来了。昨天突然肺部有痰,浑身无力,头昏,尤其是夜间,嗓子痰痒,不能入睡,叫我好生难受!不住祷告,没有气馁,一直求神。我担心第二天的写作进程会打断──我几乎断定:一夜未睡好,明天怎么有脑力呢?但我一直抓住神的灵!

  早晨起来,头昏沉,更无力,送女儿上学回来后,头脑竟异常清醒,便趴在床上,竟写了与往常一样多的东西!

  我不会离开神,也不会离开神给我的位置。

我拿犹大作上弦的弓
  《老子破读》写完,又大改,为此书的出版和效果祷告,将书交给了神。今晚打开圣经,是撒迦利亚书9:13以后。我先看见“主要护佑犹大”的标题,自认就是犹大。向上移,见“主要显现”的小标题,心里喜乐。待从上头读起,是说“我拿犹大作上弦的弓……”。

  我不正是一把被神的张力拉扯的弓吗?快要满了,拉扯之力出自神的手。我喜悦,无忧虑。“射出以法莲”。您要向您的神州之地显现拯救吗(9:15-17)?

  我为某朋友祷告,他是一个小黑影,我祈求神让他发白,于是有漫天的光,又变成大水,冲他刷他,只冲刷到他为止。后来他迎着水越入,便流出许多黑水来。眼下已是灰色的身影。

读经、感受、通话
  先是“读经”,从神的话语和作为中知道神。
  尔后就生出“感受”,感受神的同在。
  此后可以“通话”,就是与神通话。你真的面对他(是在他里面)与他说话,很真切。这时候,会有意念(不是你的、乃是纠正或应答你的意念)出现,那样高妙、美善、神奇!

超越物气
  自从我心开了,看见触通了荣美光明无限遥远又近在眼前的天国,我就常常与她相连,1)我经历感受到神(与我相通),2)神对我关照、管理,3)我心灵得见神的国,就是神的身体,4)我还要完全进入里面,此时此世变为模糊虚幻,天国变为真实清晰。

  A天国B灵气C灵气+稀物气D灵气+浓物气E人间(纯物气)
  世人在E。
  超越物气才能进天国。
  耶稣从天国而降。
  基督徒有的在D,有的在C,也有人在B。
  灵魂本属灵气,但被物气罩住,不得解脱。
  凡缠在物气中的,灵魂一直作奴隶,自役于物,将来都被毁灭(与物一起),因一切有形之物将消失。

再好的道理也不是生命,生命中有无穷无尽的道理
  翻《六祖坛经》,有“佛性”(佛性是宇宙的本源)、“般若”(万物都是空幻不实的)这样两个要点,觉得并非没有一些道理。想一想,人间的道理不都是这样,各有自己一定的道理吗?面对太阳的人看见了太阳,面对月亮的人看见了月亮,争论几乎没有意义。

  我散步的时候继续想着,若有一瓶药,问“哪里来的”,孩子说“妈妈买的”,妈妈说“工厂造的”,爸爸说“新科技的产品”,叔叔说“一种新的大分子”,叔母说“还不是一堆原子,一把土一样”──他们说的不是都有一定道理吗?对宇宙万物、人生命运的解释,何况不是如此呢?那佛性,科学家叫“能”,哲学家叫“逻各斯(道)”。当然,绝对的真实不是来自人的揣测,而是来自造物主的启示:宇宙是他的手笔……

  忽然,一个小飞虫飞进眼里,我慌忙用手挤揉,无济于事,一阵蛰痛出现了,我不能不再次挤揉,依然无济于事。束手无策的时候,眼睛本身流出了一股泪水,我用手一抹,被我揉死的小飞虫被冲出来了!

  我顿时受了启示:再多再好的道理也不是生命,生命里却有无穷无尽的道理。上帝创造和养育的是生命,耶稣送来的是生命!

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也是人类的儿子
  翻《穆罕默德传》,见穆斯林承认耶稣为童女所生,行神迹,是先知,却不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又读了他们有关宇宙、人类、律法、圣战的信条,感觉有些灵进到我里面,我也有所分辨,但毕竟在我里面。我合上书,定意打开圣经,一翻就翻到了1266-1267页,我的眼睛落在了第十五章“耶稣在彼拉多面前”,读了几节,似乎意思不符,想看别处,两大页经文又不知从何处着眼。此时,一个小飞虫落在两页之间,若飞若蹦的样子,正想用手压死它,心中一念:将书一合不就成了吗?于是,我将书一合,再打开,小飞虫处留下一抹淡淡黑点,黑点对着的经文是马可福音十四章六十多节处,内中说:耶稣却不言语,一句也不回答。大祭司又问他说:“你是那当称颂者的儿子基督不是?”耶稣说:“我是。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全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我一阵感动。神是活的。神对我说了话。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耶稣也是人类的儿子(人子)。耶稣是人通向神的唯一道路。他,唯有他,将来要再临人世(穆斯林早期传说亦如此)。唯有他是爱,永远是爱。他知道有假先知要来,并谆谆告诫说,识别他们的“唯一”(此点极端重要)办法是看他们结出的果子(我想到了愚昧和愚昧中的圣战、仇杀、恐怖主义)。我亲爱的父啊,主耶稣,伟大的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我永远仰望您,感谢您,赞美您!

《传道书》的主题
  没有神,生命就没有意义。没有神,知识就没有意义。没有神,人就没有意义。

与神合一
  我打开圣经,吃着耶稣的话,摸着耶稣的心,就仿佛进入了耶稣的心,就仿佛跳动着同一颗心,就心心相印,息息相通。此时,我想的、说的、作的,都是主耶稣的,不是我的,不是人的,不是属乎智慧与血气的。

  律法可以很多,道理可以很多,见证可以很多,但根子只有一个,就是神。与神合一,可以生出很多生命的见证;未与神合一,可以学习一些别人生出来的东西,但是进不到生命的源头本身。

  与神合一时,七情六欲中唯有爱活着,意念柔弱如水,顺从神而流动,不争不竞,无事无为,却没有什么可俱怕可阻挡的,连火也不怕,即使固在池子里也安静,即使消失了(蒸发了)也不死,哦,水!

活水源头
  知识与地步(境界)不同,律法与生命不同。
  站立在高天,所见高超,说出来成为指点、教诲(境界生知识;保罗书信)。
  又如一个人置身水底,见了水底的奥妙,回来向众人讲述,众人便惊奇。
  所以,苯学生学知识教条,有心人善于体验老师所体验、达及老师所达及。
  耶稣是高天,是水底。保罗是站立者、置身者。
  知识(在高天水底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是源源不断的,学生永远领受不完全,且难以牢记,更难有置身其境的感受。唯有与老师站在一起,进入那种“地步”。

  所以,一要区分“地步(情境体验)产生的知识”和“产生知识的地步”两者的不同;也就是“耶稣带来的信仰”和“带来信仰的耶稣”的不同。

  二要明白,我们当亲身体验耶稣,而不是追求律法知识。

  三是注意老师的教导中,哪些是从“活水源头”引申出来的知识教诲,哪些是引向“活水源头”的方法道路,更重要的,哪里是“活水源头”本身之所在。

  与神同在,圣灵充满,舍弃一切,跟随耶稣,进入内室幔内,听神细语……,这是进入活水源头的“地步(生命情境体验)”。

  你要这样待人,你要那样处世,你要这样牧养,你要那样奉献……,这是活水源头流出的“律法知识”。

  入了根,进了境,到了通神的地步,一可以超越具体的知识律法(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二可以融会贯通各方(似乎不相关、矛盾的)知识,三是可以查验假知识。

  否则,你会到处羡慕,是知识的羡慕者,是守律法者,永远是追求者、朝拜者,而不是神家里的人,不是到了家的人。

枝子的正途
  作为枝子,紧紧向内追求连在树上,而不是单单向外追求多结果子,才是正途。因为紧紧连在树上的枝子,自然多结果子;不是紧紧连在树上,自然不能多结果子。想多结果子,也是干着急,多挣扎,甚至被假果子所迷惑。

从圣经里得什么
  我们阅读圣经,查考圣经,解释圣经,若不归结到主耶稣身上,这经我们就枉然读了,甚至就迷惑了。因为我们说“连大卫都难免犯罪,而神仍重用他”,却不说耶稣战胜试探不犯罪。我们说“耶稣是神,我们是和大卫一样的人”,这就见证了我们从圣经里得着的是人,不是神;是人的罪,不是神的义;是魔鬼的狡诈,不是彻底认罪悔改。

古时神人的寓言
  古时一位神人,相貌异常英俊,名扬天下。
  他与一个女子结婚,生下两个儿子,也很英俊。
  第三代五个孩子,相貌依然很好。
  这样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到了第二十代的时候,几千个后代的相貌有了许多的不同。
  天下人依旧传说他们的先祖是异常英俊的,便问他们到底长相如何?他们便各自争说自己一家更像先祖。

  他们的子孙们也跟着相互争论起来。

  一天,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太婆来了,对他们说:“你们与其争论不休,何不直接看看你们先祖的形像呢?听说他留下了几张画像呢!况且,他既是神人,如今自然应当活着,你们竟不认得他吗?”

  他们面面相视,无言以对。

什么叫“信耶稣”
  什么叫“信耶稣”,什么叫“信”,什么叫“心里相信”?

  我们说“信耶稣”,我们信耶稣的什么?信耶稣是神的儿子?连魔鬼也信。我们信耶稣所传的“道”吗?我们信耶稣所说“若不把好事作在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将来就不认你”这话是真的吗?那我们为什么不这样行呢?我们信耶稣所说“凡不舍弃一切跟随他的,就不配为他的门徒”这话是真的吗?我们谁这样行了呢?我们信耶稣所说“爱你的仇敌,原谅弟兄七十个七次”这话是可行的吗?那我们为什么却彼此嫉恨、不能同心呢?我们信耶稣所说“你弟兄眼中有刺,你眼中却有大梁”这话是真的吗?那我们为什么彼此论断、流言飞语呢?我们信耶稣所说“一个人不能服侍两个主”这话是认真的吗?那我们为什么在地上积财呢?

耶稣所是、所传、所行、所求
  圣经里记载了耶稣所是、所传、所行、所求。这是完整的道成肉身。只信了一个“所是”,没有后面三者,就是只信了一个精神的偶像,就把耶稣的名份架空了,我们不必听他的话,不必效法他去行,也不必献身于他的国他的义。

什么叫信
  信是有时空内涵的:
  有空间内涵:信是有内容的动作(信耶稣所是、传、行、求)。
  有时间内涵:信是连续性的动作(信守不渝;什么时候犯罪,那时就是不信)。
  悔改得救是终生的生命形态
  悔改得救,不是一种一次性的动作、行为,乃是一种终生的生命形态、思想习惯,即在一切事上、尤其是涉及罪时就仰望神的一种习惯。
  一生得神恩典并不难,只要一生都心向着神,想着神,仰望神,不忘了神,尤其是罪性纠缠的时候。
国王的例子
  一个人自称是国王,你若信,就意味着:将他的话当成国王的话来听;将他的话当成不可怠慢的命令来遵行;将他的喜好当成自己的喜好来追求。“信”,就是“畏”、“服”、“从”、“行”。不然就不是真信。

只信救恩的人
  你信什么?只信救恩?那就宣布吧:不管怎么,我已是神的儿子了,可以进天国了。
  在不知神的话语、秉性的情况下,说信神,是自欺欺人。
  何为知神?就是经历神、感受神、知神旨意、行神真道。
  神不是偶像、形式,神是有生命、有内容、有意志的;神不是理论、教条,神是又真又活的。

信望爱
  信望爱,爱是最高的(哥前13:1-13)。
  因信称义(神称你为义:你认神、你悔罪、神便赦你罪、“算你为义”)。
  因望行义(你向着“义”奔跑:敬畏神、顺从神、期待神)。
  因爱成义(你进入了神的义:爱神不爱世界〈弃俗〉、爱人不爱自己〈弃己〉、爱爱不爱智慧〈弃智〉)。
  凡爱心,都是出于神,不是基督徒的人不自知这一点。

信仰与行为
  没有真信仰的好行为(雷锋)
  没有好行为的真信仰(基督徒?)
  哪个更荒谬?更危险?
  前者,有,真有,但容易消失;
  后者,无,骗人,可怕,以神的名义,自欺欺人。
  一个麻风病人,化装遮掩,以示得救,是不行的,只有被耶稣摸着才真能得救。
  另一个人,自称被耶稣摸着(得救)了,却仍然浑身是麻风,这可怎么说呢?
  就基督徒的一生而言,离了好树求好果子,必无生命;有了好树必有好果子,因为有生命;不结好果子的必不是好树,二话不用说!

小孩子的行为
  湖水中两个小孩子争喊“我摸到底了!”另一个小孩子一头扎下去,半天才上来,扬起了手,泥浆流到了肩上,一句话不用说。

射箭的例子
  一群人射箭,都设不到靶子。请你试,你说,靠人自己的力量永远达不到靶子的,要靠吃这药。你吃了,但你不屑于射,说不用射就可到达靶子。其他人笑你,说:“你应当射到了靶子,我们才信你,也信那药,才知道你的药真有能力了”。

放弃自我努力
  要防止对付自我成了一种努力,你的意志、情感、知识都卷了进来,越努力越自我:我要这样,我要那样,根本还是我。

  弃绝自我、钉死自我、没有自我,不是靠人的努力,而是靠人的放弃,放弃人的一切努力。

我与神
  我想我能想到的事,神想我想不到的事。
  我做我能做到的事,神做我做不到的事。
  我支配我能支配的事,神支配我不能支配的事。
  我想到的事是一个圈,我想不到的事是这个圈以外的空间。
  我做到的事是一条线,我做不到的事是这条线以外的空间。
  我能支配的事是一个点,我不能支配的事是这个点以外的空间。
  与我想不到的事相比,我想的事算什么?
  与我做不到的事相比,我做的事算什么?
  与我不能支配的事相比,我支配的事算什么?

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非常宽厚大量,人们都爱戴尊敬他。在他的一生中,只有一个人令他耿耿于怀,因为这个人竟说他的宽厚大量是虚假的。

  有一个人很善于讲解耶稣的真道,常常使很多人流泪、悔改、欢呼。但是,他摆脱不了一个忧虑,就是忧虑自己死后耶稣的真道会失传。

  有一个人六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服侍了上帝五十年,人们都敬佩他。在剩下的年日里,他便常常向人们见证自己这五十年的服侍。

入道
  越来越懒得写辩理的东西了。只想与神亲近,想清静安息地生活,觉得被神悦纳,就胜过一切。这是越来越入道了吗?

个人勉言一
  睡觉喝水走路
  祷告读经独处
  沉默寡言止住
  简单清淡朴素
  少思无待不树

个人勉言二
  你要无欲
  你要清心
  你要专心向我
  你要效法基督,背上十字架

旷野勉言
  处闹市如旷野
  看人际如沙海
  向罪睁开眼
  向人闭上嘴
  向神敞开心
  隐形 缄口 苦修 亲神
  耶稣在旷野的日子!

 


信仰随笔之五──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