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随笔之五──天歌 



 

  耶稣是一首天歌,上帝唱在人间。我曾经情不自禁地开口,又不得不住口──这支歌太辉宏、太浩大、太深远,我没能力吟咏,世界也容纳不下。

天歌

一、

  天那边流传着一部史诗,在人类消失后仍述说着人类的事情;亘古里飘荡着一支情歌,在人类诞生前就吟咏着人类的乳名。

  有一天我的生命泛出了蔚蓝的韵律,便望见上帝系于天地间的诗魂;那一夜我的血里流谥出静谧的音符,便听见上帝弹在人心底的琴声。

  噢耶稣!你风尘仆仆从彼岸走来,那是零年的深夜;我像一株小草哭泣着在这块土地上抽芽,已是两千年的黎明。当我惊讶地发现你还没有离去,当我听到你温柔的呼唤,是我的乡音和乳名,当你指着阳光和雨水,向我转达家中老父第一句爱的叮嘱,我的心立刻融化了,像一瓣雪花融化在滚烫的热泪中!

  从此我步入苍穹同你一起风餐露宿,沿着四风追逐我的感情!我击碎了花瓶清扫了瓷片,摊开生涯搜寻一朵百合花的见证。当我跋涉在沙漠会见死去的弟兄和姐妹,你便用你的目光将他们投进故乡的绿洲。

二、

  地仰望着天却不能将天表达,我在你面前也是这样。智慧之光光耀着人类却背逆着你,正像太阳照亮了大地却遮盖了天上的情况。

  三角形的逻辑套不住圆润的风,神学的解剖刀取不出漫天的情,条分缕析的聪哟明尽失了浑沌如一的天韵,繁文缛节的宗教哟蚕噬了神的清澈与空明!

  噢这就是了,这就是为甚么:不是玄秘莫测的天书是一个人赤裸的生命,不是冗长的高言大智是慈父教孺的故事带着诃护声,不是赐下诫规礼仪是宣告无条件的爱,不是一场世纪之辩是一声微弱的哀鸣,不是学人之学强者之强名家之名贵族之贵是一个卑微者的血!全能者这样向我们说话又住在我们当中。噢耶稣!

三、

  电脑不如造电脑的更了解电脑,人类不如造人类的更认识人类。人不是用电脑得意的高速思维来思维电脑,神不是用人类自豪的理性思考来思考人类。

  注意一下键盘吧!这受控而不能自控的缺口,这谦卑顺服开放的活钮,是她接触了创造者的生命,是她领受了主人的大能。

  灵魂是,人找不到部位的一种空白和深奥,只留给上帝之手的一个键盘。生命中的生命哟意志中的意志,速朽中的不朽哟变幻中的不变!她是上帝在人身上的枢密,指引人向善也驱动人行善。

四、

  自从贪婪纵恿智慧独立于上帝,罪孽便将灵魂投入了深渊。从此人失去上帝之手的操纵,像无头苍蝇自由地奔突在死亡之前。

  古来不乏凄凉的呐喊:除掉罪孽吧让灵魂彰显!回声却总是智慧的狞笑:来啊来清除深重如海的圬垢吧!看谁能挖出埋葬久远的灵魂,谁又能启动麻木锈死的键盘!

  来了,耶稣来了!凭着卑贱贫寒柔弱凌辱的冠冕,跃身潜入地狱的深处,来到一个个污秽不堪的灵魂面前,流出自己的血耐心地冲洗,又用带钉痕的手轻轻抚按。

  我的灵魂一接触耶稣的手哟,顿时涌出欢乐的悸颤!像焦渴的嫩苗在春雨中□醉了,像五千年前的凤鸣飘到了今天!我知道我里面的灯豁然亮了,接上了永恒不灭的电源;一股通天的光明、信心和勇气,流溢出清纯、顺服和安然!

五、

  当主的鸟儿纷纷下水,去效仿鱼的深奥,我刚刚从海中逃出,带着湿重的翅膀!

  当人的鱼儿纷纷上岸,去追逐鸟的高翔,我欢然欣赏着,上天降临的死亡!

  再见吧人的智慧,丧锺已在头顶敲响!那支生前与死后的长歌,你永远没机会欣赏!

  这就是为甚么,我笨拙却要吟诗,我嘶哑却要歌唱。诗是心的溪流,歌是灵的闪烁;而今入了心灵之主的宫殿,谁还有高言大智?谁能不流情如火?主啊!我的诗我的歌!

降生

  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了约瑟,还没有迎取,马利亚就从圣灵怀了孕。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的羞辱他,想要暗暗的把她休了。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解救出来。"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应验主藉先知所说的话,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以马内利。"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马太福音》1章18-23节)

  马利亚的产期到了,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因为客栈里没有地方。(《路加福音》2章6-7节)

  约瑟起来,夜间带着小孩子和他母亲往埃及去。伯利恒城里,并四境所有的男孩,凡两岁以内的,都尽杀了。(《马太福音》2章13、16节)参考《路加福音》1-2章;《马太福音》1-2章。

  这是上帝选定的日子,太初赶来发芽,叫死谷长出生命树。在人的视觉之外,到处张灯结彩,一片欢腾!

  ──黑夜沉睡,鼾声麻木。

  这是上帝选定的地方,地球上唯一一片古土,知道只有一个太阳,翻耕了几千年,等待着种子落下。

  ──地界倏忽,肥沃流淌。

  这是上帝选定的方式,处女的身孕,一坐胎就蒙羞辱;肮脏的马槽,一出生就遭冷遇;入世而落荒,嚎啕满故乡。

  ──黑夜怕晨星显了它的原形,死亡怕种子破了它的权柄。

  这是上帝选定的种子,种在了人间最底层,承受着深重的罪孽,穿过凌辱与苦难,长成一座通往至高者的天梯,叫各阶层的人都能攀援。

  上帝的事,件件令人不解:马厩里昏暗的灯光,竟是天国的窗口;一声可怜的啼哭,竟永远撕裂着人类的心肠;一对年轻夫妇,在凄凉与孤独的深夜,竟接生了历史的曙光!

  那日子静悄悄入了世界,像酵入了面,越发越大,直到面缸充满──那静悄悄的日子,后来叫公元!

  那一天匆匆而逝,被另一天掩埋,种子却追过日子,破土而出──那匆匆而逝的一天,后来叫圣诞!

  那一夜人们照常安眠,除了天使和魔鬼,没有人注意到一次贫寒的生产──那照常安眠的一夜,是基督教文明的起源!

  那一夜天幕拉开了,一粒火种飘下来,从此灵魂燃烧着灵魂,星火燎原,灵火通天!焚尽了欧美,又向东亚蔓延!

  那一夜圆满自足的永恒裂了一个细缝,叫一切匍匐者──唯一的姿势,顺着婴孩进入,里面的日子叫永生!

  这是古老预言应验的日子。以赛亚和老子终于看见:卑贱的圣者,像绽开的蓝天,告慰了东方与西方的千古之灵,又拥抱着万族践入明天的预言!

  噢令人困惑的日子,人竟不能不困惑着活在其中!令人敬畏的日子,这日子过去越久人越无法逃脱!令人感激的日子,每一份感激都生出新的感激!

  这是上帝给人的日子!

  我来到这日子,进入那一夜,同你一起诞生!众星静默!在昏暗寒冷和乾草马粪的气味里,我们相视而笑,噢主!我的弟兄!

先知

  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记着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旦河里受他的洗。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马可福音》1章2-8节。又见《马太福音》3章1-12节,11章2-19节,14章1-12节;《约翰福音》1章19-18节,3章22-36节,等)

  雨前的雷声,知道雨的实情;它来自云层。

  这是一个古老的信念:上帝行事必有兆头,米赛亚(救主)入世,以利亚(先知)先行。

  这人来自旷野。

  旷野,原始的灵,先知的床。天与地无间的交汇,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孤独是家,沉寂是话,骆驼、蝗虫与野蜜,伴着浑朴的风。

  从旷野走来了,最后一位先知。

  文明消灭了旷野。每一寸土地都标上了价格,每一朵野花都变成了科学;人们在大地上种殖水泥和电,四处囤积脂肪和污染。留下不多的缝隙,被稀粥般的胡言乱语塞满。只有枪炮说些合乎逻辑的话,纸币上印着可供呼吸的空间。连神学家也断定,不再有先知,不再有神迹!

  消灭了旷野的日子叫末世,末世是人间最后一个神迹。

  人和毒蛇的种类一起涌向旷野。不见风吹动的芦苇,不见身着细软的人,只听见先知的喊声:那人已经来了,手里拿着簸萁,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进仓,用不灭的火烧尽秕糠。不论自恃为谁的儿女,斧子已在树根上;除非结出果子,见证你们悔改的心肠!

  辉煌的文明麻醉着末世,先知唤不醒;悬崖峭壁上蜜写的死字,菌集着蚁群。向他们吹笛,他们不跳舞;向他们举哀,他们不捶胸。

  先知死了,为了维护道德的庄严,死于一个淫妇的嘻戏。

  可怜的先知啊,你看见了力量,却没有力量让人们相信你的看见;那力量在你死后才慢慢展现。噢可敬的先知,圣灵将你领进旷野的那一刻,你已具备了迎着死亡走出来的忠诚。

  噢雨前的雷声,隆隆撞击着一颗柔软的心灵。她听见了,轻轻推开心窗,放入沁沁的雨和风,满是龌浊之气的小屋顿时一派清明。

  当人们沉浸在春雨中,没有人感谢雷鸣。

  可我锺情于旷野,和先知那孤独沉寂的身影,和雨前的雷声。

  在没有旷野的末世,我开辟着自己的旷野,是主的脚下,向着自己死了,向着世界死了,只向上帝活着。愿这里发出的雷鸣闪电,在暴风雨前到达,一切警醒的心!

洗礼

  那时,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在约旦河里受了约翰的洗。他从水里一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又有声音从天上来:"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马可福音》1章9-11节。又见《马可福音》3章12节;《马太福音》3章13-17节;《路加福音》3章21-22节;《约翰福音》1章29-34节,7章15-16节)

  像一只小船,从海天一色的蔚蓝中突然浮现;又像一朵蓓蕾,在枝叶掩映的绿色中徐徐绽开。一个乡土青年,从三十年的默默无闻中,向我们走来,沿着约旦河畔。

  三十个春夏秋冬,一个干粗活的木匠,淳朴如清香的原木,从没有进过学堂。在平凡琐碎又漫长的日子里,连马利亚和约瑟也渐渐淡忘了,当初儿子身上的异梦与异象。

  上帝没有忘。只等日子满了,而立之年,便有旷野的雷声,召他踏上永恒中预定的征程。

  上帝说,凡有血气的都要受洗。

  那一天,当我的虔诚浸入水的神圣,又斟满了神圣回复人寰,我彷佛悄悄走出了逝去的光阴,也冉冉飞出了三度空间。明天挽住了我湿漉漉的灵魂,似乎有绵绵无尽的情意;心胸潇洒好像通着九霄云外,生命的意识渐渐模糊无边。看眼前大千世界,熟悉又陌生、亲切又遥远;那无形无象的道,倒一下子同我血肉相连。

  噢主也来受洗了!约旦河顿时像天河,一派奇异的灵象:耶稣清水淋淋,脚下涟波荡漾,裂开的蓝天里柔光喷薄,光中飞来洁白的鸽子,落在伫立者的肩上……

  像托养的孩子见到了父母,圣灵的胎儿今日投入圣灵的怀抱,父与子何等欢畅!从此,天上的活水在人间奔涌流淌。

  天上有声音传来: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耶稣没有狂喜也无惊慌,只是清醒地确信这声音是真切的,就像他知道自己此刻正站在约旦河上。这是父亲一个庄严的重申,重申惊天动地的真相。从此,直到十字架,耶稣毫无疑惑与彷徨,每一步都带着上帝之子的荣耀与权柄,带着无人知晓的沉重份量!

试探

  当时,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他禁食四十昼夜,后来就饿了。那试探人的进前来,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耶稣却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魔鬼就带他进了圣城,叫他站在殿顶上,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耶稣对它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于是魔鬼离了他,有天使来伺候他。(《马太福音》4章1-11节。又见《马可福音》1章12-13节;《路加福音》4章1-13节)

  参考《创世记》3章6节:"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他丈夫,他丈夫也吃了。"

一、

  恶是善的缺乏,罪是射不中义的靶;上帝之光照不到的地方,是魔鬼的家。

  当你站在阳光下,你,就投下了一个阴影。当我--你的我、我的我、他的我,肉身之我、聪明之我、名利之我--占据了心灵,我,就挡住了上帝的荣光。

  当人们都背逆着上帝沉溺于我的阴影中,世界就不知不觉地落入了魔鬼的权势里。

  烈日下的沙漠,找不到清凉。一只热昏的鼹鼠,想躲进自己的身影。它扑下去,阴影消失了;站起来,又向它招手。多少个来回,它精疲力竭,死在自己的影子上。

  这是末世流行的人生,出自魔鬼的设计:人人穿着火衣追逐自己的身影,是得着又像失去,像失去又是煽情,直至扑倒在地,无间拥抱的黑影中,传来魔鬼的笑声。

二、

  道成了肉身,就要经历肉身一切艰难;光照临人世,先得冲破漫天的黑暗。

  看哪,魔鬼从肉身之我里爬了出来,藉着饥饿感向耶稣发出了第一个试探:你真是上帝的儿子吗──我真是吗?若是,就可以把石头变成食物充饥,对神的儿子来说,这件事一点儿也不难!──好一个狡诈的魔鬼,听一听耶稣的回答吧:我是!正因为我是,所以不是仅靠食物活着,乃是靠神的话语!

  噢上帝赦免我们!当魔鬼在肉身之我里发出诱人的声调,说:你们是上帝的儿女,岂不能叫贫穷变为富有呢?岂不能叫困苦变为通达呢!我听不见有人反驳说:人生不是为了富有和通达,乃是为了上帝的国;只听见一遍又一遍地祷告:父啊!快把您儿女的贫穷和困苦拿走,叫魔鬼羞愧吧,你凡事都能!我便听见天父的责备:你们中了魔鬼的圈套,被套在了自己的阴影中;这单靠食物活着的一群,哪像我的爱子耶稣的弟兄!

三、

  看哪魔鬼又从聪明之我里爬了出来,藉着理性悄悄索要上帝的证据:你真是上帝的儿子吗──我真是吗?若是,当能从殿顶安然飘落,有无形的天使轻轻托着,这是圣经的承诺──好一个阴险的魔鬼!听一听耶稣的回答吧:我是!正因为我是,我深信父的大爱,也深知父的大能,何必再去怀疑,又岂可妄加试探!

  量杯不能量度沧海,测尺不能测度蓝天。魔鬼却常躲在聪明之我的阴影里,将人引入这一类的荒诞。

  噢上帝打醒我们!多少人站在圣洁的祭坛上,依然面朝着罪的深渊。当阵阵香雾撩绕着心扉,魔鬼的甜言便盘旋耳帘:跳下去吧!你们既是上帝的儿女,犯罪就不再有危险。圣经上说一信便称义,稳拿了进天堂的证件。我听不见有人反驳说:上帝的儿女就不犯罪,得救便是离开罪与死的泥潭;只听见一遍又一遍的赞美:哈利路亚!我们竟能在犯罪中享受您的恩典!我便听见天父的责备:你们又上了魔鬼的当,用人的罪将我的爱试探!既有骄傲试探的心,哪像我的爱子耶稣的弟兄!

四、

  看哪,魔鬼从名利之我里爬了出来,藉着世界的诱惑大声叫喊:富贵的光环哟成功的冠冕,情爱的蜜饯哟拼搏的壮歌,还有舒适安逸的风哟,从四面八方将你周身揉弄着!人间多少温情乐趣荣耀权柄,难道你真能一刀两断无动于衷?来吧,不要自欺欺人了来跟从我,我让你尽情地享受生活──好一个放肆的魔鬼!听一听耶稣的回答吧:滚开!撒但,你这化了装的抵挡者!我只服侍我父上帝,岂能再像亚当夏娃落入你的迷惑!

  噢!正是肉身(好作食物),聪明(使人智慧),名利(悦目可爱;那时还没有尘世)的我,令始祖在伊甸园里堕落。读一下《创世记》三章六节吧!这里记载着人类天天发生的、不以为罪的罪过!

  噢耶稣!快来拯救我们!像小鸟被网套住,我们入了魔鬼的包围圈。诱惑如林陷阱遍地,智慧缤纷欲火灿烂,我的阴影充满了每一个缝隙和瞬间。多少人在服侍两个主,谁有能力舍弃一切,只俯伏在你的脚前?面对山下万国的荣华,人人摩拳擦掌,竭力跻身其间!

五、

  主啊!还有更棘手的事必须向你陈说。我看见一个强有力的谎言,已经深深扎根于信徒的心窝:孩子们,你们已经得救,千万不要疑惑!丢弃罪疚感吧!犯罪总是难免,上帝的恩典是白给的,不在乎你的行为如何;好孩子听我的话,不要理睬魔鬼的控告,持守信心平安如常吧,安踱向那早已四门大开、迎候着你的天国。谁说基督徒就要像耶稣那样?岂不知他是神你们是人?在取死的肉身里,谁能无罪圣洁的活着?

  主啊!我听不见有人反驳说:滚开吧,撒但!难道耶稣所说的不,我们不能说?难道圣经上的话语,不再是燃烧的火?难道驱邪克罪的圣灵,不再又真又活?

  主啊!你自己看吧!在魔鬼的诱惑下,多少人喜欢迭迭不休地赞美你神子的荣耀,又有谁能够矢志不移地跟随你人子的艰辛!多少人喜欢日复一日地歌唱你赦罪的恩典,又有谁愿意刻骨铭心地经历你胜罪的四十天!

  主啊,你已听不见有人说,像爱任纽那样说:上帝降卑成了我们的形像,就是为了使我们升华,活出上帝的形像。主啊你也听不见有人说,像保罗那样说:圣灵能够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从此不再是我乃是耶稣基督在我身上活着。主啊你更听不见有人说,像你在旷野时那样说:撒但,退去吧!圣洁光明的天使啊,来陪伴我!

六、

  至于我,我的主啊!我宁愿与你一起在旷野里,四十天,四十月,哪怕四十年!直到我死了,是一个不字,冲着魔鬼说。那时你便让我活着走出来,走向我的神州,走向你的天国!

天国

  约翰下监以后,耶稣来到加利利,宣传神的福音,说:"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马可福音》1章14-15节。又见《马太福音》4章12-17节)

  参考:法利赛人问:"神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回答说:"神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在那里!看哪,在这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心里"或作"中间")(《路加福音》17章20-21节)

  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之前,必要看见神的国大有能力临到。(《马可福音》9章1节)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章3节)

  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能进天国。(《马太福音》18章4节)

  小子,依靠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啊!(《马可福音》10章24节)

  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翰福音》3章5节)

一、

  日子满了!耶稣来了!天国近了!福音到了!

  瞧!他从旷野走出来,披一身圣洁的晨光,携带着天国的喜讯,来到故乡加利利,人类居住的地方。

二、

  噢,上帝之子!请告诉我们,天国什么样?品德多么高尚的人才能进入?什么时候临到凡夫俗子身上?

  我来了,天国就近在你们身旁;凡信从我的,就不再盘桓于人间的黑暗;在我的道里,瞎子也能看见天国之光。

三、

  你们知道吗?这是圣灵的国度,弥漫在人之内、人之间和人之上。人靠呼吸与空气融合,黑夜将你送入遥远的梦乡;心灵与诚实,是圣灵落脚的地方!

  在感官世界之外,君不见,电波的世界尘土飞扬,每一寸空间与时间里,都有几十个故事,几百种声音和几千个画面粉墨登场!圣灵的世界更深奥,静悄悄,永恒的雍容和隽永,抚拥着每一个上帝的儿女,像婴儿沉浸在母亲的怀抱。

  噢耶稣来了!圣灵的凝聚者,轻轻叩击着每一幢心房!

四、

  你们知道吗?悔改是天国之门,上帝的胸膛,只向谦卑痛悔者开放。财富和知识,在天上一文不值;肉身、聪明和名利,催人拼命向上,将命拼光,人神共遗忘!

  认罪吧有罪的人!时候到了,圣灵之水将浇灌一切低洼空虚的地方。让骄傲者高扬着他们干渴的头颅吧!忏悔者的俯首跪拜,引来了活水的源头,滋润着灵魂千万年的蛮荒。生命不再只有一个方向,一端通向潺潺永生,一端通向乾涸死亡!

  噢耶稣来了!天河的活水,涓涓流向每一处渴望。

五、

  你们知道吗?当天国降临在一颗心上,她就是尘世中的静土,乌云之上的阳光,强盗窝里一婴孩的模样。平淡无奇的生活背后,一盏神奇的灯,黑暗来临时便会发亮。

  夜晚的河面上,倒映着一枚粼粼破碎的月亮,地上所有的真善美,都弯曲皱折了上帝的形像。噢耶稣来了,抬起头来吧,向上翘望!

六、

  有色彩就有眼睛观赏,有声音就有耳朵聆听,有天空就有小鸟展翅,有春风就有鲜花开放。一切都是上帝的设定,每一样存在都有生命的回响。

  有圣灵就有心灵的感应,有上帝就有虔诚的信仰,有天国就有人间万古不绝的期盼,有耶稣就有亿万人献身,踏上天国之路,一路留下爱的芳香。

  事情多么简单!睁开眼,已有缤纷在迎候;迈出脚,就有大地在托擎;敞开心,便是耶稣温柔的等待。噢!一切都是上帝的恩情,每一份信心和仰赖,都有真诚可靠的回应。

  噢耶稣来了,虚心悔改的人哟,你可望见上帝的笑容?

门徒

  耶稣顺着加利利的海边走,看见西门和西门的兄弟安得烈在海边撒网;他们本是打鱼的。耶稣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他们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他。耶稣稍往前走,又见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在船上补网。耶稣随即招呼他们,他们就把西庇太和雇工留在船上,跟从耶稣去了。(《马可福音》1章16-20节。又见《马太福音》4章18-22节)

  网撒下了海,心满了期待。一个声音说:来跟从我!兄弟俩便丢下网,离开海,撇下生涯,朝着陌生的年轻人匆匆走来。

  又一声轻唤,另一对弟兄就告别了父亲和船,转身上岸,直奔那呼唤者,不问去哪里,只是跟在他身边。

  噢为什么?为什么大海一定要涌起波涛?波涛一定要撞碎在礁石和绝壁上?为什么秋风一定要穿过山林,在山林里发出凄疠悲怆的呼响?为什么太阳微微一笑,地球就昼夜不息地围着它奔波?为什么花儿一开口,蜂蝶便团团簇拥在她身旁?

  我看见一束白光,射在那人胸膛,叫他紧紧地抱住,好被挑向四方。

  我与主站在高山之巅,俯视一把大锯,锯齿要吻合在起伏的大地上,竟有龃龉的地方。

  我知道,上帝之手的轻触,会融化铁石的心肠;救主的呼召,无人能抵抗。因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刻,小船不知为什么便起了航,也不曾辨认过水流和风向,只是忙着迎接一个又一个落海者,登临主的船上。

  是主说过:我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

  可我为什么还要问,哪是我的船哪是我的网?为什么还思量,哪是我安身落脚的地方?噢主我看见了,我看见西施泪流满面,舍不得卸下她的浓妆;我看见激流飞旋的浪卷,比贵妃的美发柔波更漂亮。

  世界用纷扬的大雪说:追随主脚踪的人哟,你岂可不穿上皮衣,戴上皮冒,蹬上皮靴,再买一个怀炉贴胸揣着?

  主对我说:放心吧孩子,在我身旁,总有温暖的阳光。放下你的辎重,只要一身单衣,一双布鞋,来跟从我。

权柄

  在会堂里,有一个人被污鬼附着。他喊叫说:"拿撒勒人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来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乃是上帝的圣者。"耶稣责备他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污鬼叫那人抽了一阵疯,大声喊叫,就出来了。众人都惊讶,以致彼此对问,说:"这是什么事?是个新道理啊!他用权柄吩咐污鬼,连污鬼也听从了他。"(《马可福音》1章23-27节)

  荒野上有一颗狰狞的老枯树,阴森犀利的秃枝几乎刺透了苍穹,四乡里有它毛骨悚然的传闻,蓝天却不经意地将它淹没;只有秋风路过这里的时候,轻轻把一二片败叶拂落。

  灵界里谁不认识圣灵的胎儿?物气浊浊的人瞎了眼,精灵的鬼可看得见!耶稣是上帝的圣者,淡淡一句话,像秋风轻轻吹过,污鬼便如败叶落了。

  人们着实吃了一惊,在这个宗教会堂里,多少人讲过多少道,污鬼听了无动于衷。这是怎样一个新道理啊,竟然污鬼也听从!

  主啊,你日夜饮吮着神圣的天风,浩瀚的天光和无瑕的天使,将你沐浴得浑身晶莹。在平静如常、轻柔如水中,流露着圣洁之光,叫一切污鬼邪灵无地自容。

  在污秽不堪的世界里,圣洁就是能力就是权柄,圣洁就是上帝真实的同在,是没有阴影的通明,圣洁就是离开了大地融化在蓝天里,博大而清澈,庄重而深情,寥远而切近,纯净而包容。

  我渴望我所赞美的,正像黑暗渴望着光明;我惧怕、逃避、抵抗我所赞美的,正像黑暗惧怕、逃避、抵抗着光明。

  拿下蒙住脸的双手吧!听我说你应该做什么:去,到洗手间去,轻松地打开热水淋浴,尤其是满了头屑和搔痒的头皮,要好好冲洗,然后安心睡一觉,你就会看见,我同你在一起。

  父啊我听见了,叫污鬼离去,在清洁中安息,安息中,您光临!父啊!奉耶稣的名,我谢谢您!

祷告

  次日早晨,天未亮的时候,耶稣起来,到旷野地方去,在那里祷告。(《马可福音》1章35节)

  散了众人之后,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马太福音》14章23节)

  那时,耶稣出去上山祷告,整夜祷告神。(《路加福音》6章12节)

  大海是天空的儿子,通着蔚蓝的灵;万古不息的浪涛,是海的祷告声。

  高山是大地的儿子,通着浑厚的灵;沉默不语的持守,是山的祷告声。

  人类是上帝的儿子,通着圣洁的灵;当智慧戏弄了圣洁,天地间便再也听不到,人的祷告声。

  看哪,海在风的纵恿下,掀起了海啸,疯狂地逃逸蔚蓝的怀抱。山在火的激励下,喷发了岩浆,拼命向大地之上飞扬。人在魔鬼的诱惑下,吞吃了智慧果,肆无忌惮地膨胀自我,将主的葡萄园一手篡夺。

  噢耶稣祷告了!天未亮,人间最静的时候,被造物都在酣睡,唯有造物主和他喜爱的儿子,在旷野里相逢。父敞开着天国的奥秘,子倾诉着人间的苦情。他领受了父的话,看见了父所行,也汲取着父的性情和权柄;虽在冥冥之中,却是格外分明。

  在旷野,在高山,在海上,在客西马尼园,到处看得见一个孤单的身影,深深嵌进了天与地之间,或伫立或跪拜,或黎明或夜晚,嵌得好深哟,嵌得好远!看哪!天地万物旋转成一团,卷起一个喇叭花的旋涡,急遽涌向他,那个深遂的小点;小点穿透了时空,钻入天的那一边……

  这是觐见上帝的时刻,远离了人类世界的纠缠,耶稣单独一人祷告,最亲近的门徒也只能远远相伴。不是吗?每一根小草都单独扎入土地,每一朵葵花都单独向着太阳,原始的风吹的是原始的灵魂,拐弯抹角的路通不向信仰。正像圣多马的祈求:主啊!我到您面前时,愿诸学人都缄口,愿一切受造物都静默无声,唯独您单独向我说话,我好在万籁俱寂中聆听您的灵风吹过心扉的微鸣。

  这是最甜美的时光,像大雪纷飞的夜晚,坐在家中壁炉旁;像断了奶的婴儿,依偎在母亲的怀中,温馨香甜的氛围哟,平静安息的心境,叫我连想也不愿再想,外面那山一样的重负,海一样的喧嚣,风和雨的飘摇。主啊!我愿意永远是这样,是您怀里的婴孩,不再回到人间,硬活出大人的模样!

  我召你来便是为了派你去,主说,你要忍辱负重,背着十字架,踏着耶稣的血迹,直到太平洋上的夕阳。这是你的命,你命中注定的苍凉。祈祷吧!不要多想;独自祈祷吧!像耶稣那样。一切柔弱都是能力,一切凄苦都是辉煌;一切牺牲都是生命,一切血泪在海那边,都是清晨的霞光!

香膏

  耶稣在长大麻疯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有几个人心中很不喜悦,说:"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这香膏可以卖三十多两银子周济穷人。"他们就向那女人生气。耶稣说:"由她吧!为什么难为她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要向他们行善,随时都可以;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她所做的,是尽她所能的。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马可福音》14章3-9节)

  玉瓶被打破了,香膏浇在主头上;一颗心不再收回,化作哪哒的芬芳!

  这是至真至贵的爱,尽了一个女人所能;女人无话,空气凝听,满屋子飘溢的香气里,有她深情的歌声!

  主啊,你就要赶赴黑夜了,去为我们采摘黎明!献上这珍藏已久的馨香,默默为你送行;优伤又喜悦哟上帝的受膏者,一个平凡的女人作证!

  噢美妙的女人,上天入地的美情!当香膏缓缓沁入蓬垢的黑发,又滴向褴褛的衣衫,主啊,你的心也感动了,说这是一件美事,普天下都要传颂!

  谁说女人枉费?不如周济穷人?岂不知你们常有穷人,哪怕遍地流金;你们却不常有我,即令悲哀苦寻!

  是啊你走了,不!你没走,独一的主!多少富人因你走了而贫穷,多少穷人因你没走而富有!

  可哪是我那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呢?好拿来打破浇在你的头上!你微笑着说我知道是甚么,就是我的心我的爱我的生命,我珍惜看重久久深藏的一切!你悄悄问我能吗?我默然无声,默然无声地向你走去,像那默然无声的女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