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宣教士的布道家——宾惠廉


魏外扬

对于中国基督徒而言,戴德生、慕安德烈与马偕等,应该都不是十分陌生的名字。戴德生创立的「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堪为任何宣道团体的楷模。慕安德烈的著作中洋溢着基督的馨香,是神赐给普世教会的一份珍贵礼物。马偕历尽艰难,开创了台湾北部的福音工作。

然而对于一个先后影响过他们三个人的宾惠廉(William C. Burns),读者们也许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一九六八年,也就是宾惠廉逝世一百年以后,由「中国内地会」演变而来的「海外基督使团」(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在英国出版了一本他的传记,篇幅虽然不多,在国内却不易购得,因此笔者以这本传记为主,参考其它有关书籍,改写为这篇短文,藉以纪念这位也曾在中国宣道二十年之久的主内先贤。



一、爱读天路历程的孩子

宾惠廉(一八一五~一八六八)诞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附近的基赛德(Kilsyth),父亲是当地的牧师。从那幢宁静幽雅的牧师庭园中向前望去,是一片由森林、溪流与草原交织而成的自然景色。童年时,惠廉喜爱打猎、钓鱼与伐木等户外活动,也喜爱关在屋里阅读本仁约翰的名著天路历程。

也许就是受到这本书的影响,使他长大以后,习惯于简单而富于机动性的生活。在宾惠廉自己的「天路历程」中,「随时待命」(Always Ready)四字是他生活的原则,也是他服事神的态度。来到中国以后,他曾先后把这部自己深受的名著译为厦门话与官话,成为中国教会早期重要的一部灵修书籍。

十三岁那年,在一心希望他当律师的舅父安排下,惠廉进入亚伯丁(Aberdeen)一所著名的中学就读。校中教授拉丁文的老师非常严格,奠定了惠廉在语言训练上的基础,使他以后学习中国方言,不论是广东话、厦门话或官话,都能很快就达到准确而流利的程度。以后他又以优秀的成绩自亚伯丁大学毕业,并且前往爱丁堡见习律师业务。

到此为止,一切尽如舅父之意,然而留在家乡的父母亲却有些难过,因为他们一直希望惠廉也能走上专一事奉神的道路,而他却相反的对属灵的事情愈来愈不关心。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惠廉的生命有了重大的转变,不但恢复了对神的渴慕追求,而且毅然放弃了即将获得的律师资格,转入格拉斯哥大学攻读神学,专心准备将来的传道生涯。他又在接受神学训练的期间,看见了海外宣道的异象,向神许愿,愿意被差派到世界上的任何一块土地上去传福音。



二、横扫两洲的布道家

一八三九年,宾惠帘获得讲道的执照,而就在此后不久,他遇到了一生中第一个重大的挑战。顿地(Dundee)圣彼得堂的牧师马杰尼(Robert M. McCheyne)因为健康情况欠佳,必须休养一段时间,于是写信邀请惠廉前来代理他的职务。

马杰尼以后虽然英年早逝。(只活到二十九岁),这时候却已经是声名赫赫的布道家,他领导下的教会有全苏格兰水准最高的会众,任何人来接替他的讲台,恐怕都会相形失色,何况是初出茅芦的宾惠廉呢?深知自已的不足,惠廉只有完全依靠圣灵的能力,结果反倒获得出人意外的成功,有人这样描述他的风采:

「他的声音非常宏亮,似乎不管多少人都能够清楚听见,简直连司布真都赶不上他。当圣灵的能力从他倾泻而出时,有时像是西乃山上令人战惊的闪电,有时像是微风中温柔的呼唤。他自觉自已正站立在永生与永死之间,吹起救恩的号角,直到会众或者因为忧伤而哭泣,或者因为寻见救主而欢乐。」

同年七月间,宾惠廉应邀回到家乡讲道,引起热烈的反应,使他不得不将会期一延再延。敏锐的属灵嗅觉使他闻到火苗的气味,他判断一把复兴的火部将燃烧起来。果然到了七月二十三日的上午,这把火从天而降。

渴慕的群众挤满了整个礼拜堂,惠廉以诗篇第一一○篇第三节「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为题,教导会众要单单为基督的义所拯救、要负祂的轭、要背祂的十字架。圣灵运行在会聚中,许多人流泪,许多人呻吟,更有许多人仆倒在地,呼求神的怜悯。从上午十点钟开始的聚会,一直延续到下午三点钟才解散。

从此以后,宾惠廉所到之处,复兴随之而来,而慕安德烈也就是在这时候受到他的影响:「一八三八-四○年间,神用宾惠廉氏引起属灵的复兴,一如祂用芬尼氏(Finney)在美国引起的复兴。宾氏的生命对年轻的慕安德烈是一种有力的挑战,挑旺了他心中属灵之火,使他热烈地追求圣洁。」——引自慕安德烈灵训(苏恩佩译,证道出版社),引言。

一八四四年,宾惠帘又把复兴带到加拿大,直到一八四六年才回到英国,而马偕就是他在北美洲所结的果子之一:「一八四四年至一八四六年,那位后来成为英国长老教会首任海外宣教师到中国传教的宾惠廉牧师,到加拿大举行培灵大会。……当时马偕牧师虽然只三、四岁,但他自己承认说:『他的姓名家喻户晓,我幼年的心灵也颇受了他的思想的影响。』」——引自台湾长老教会百年史,第一编第二章。

经过八年来的征战,宾惠廉的外貌樵悻了许多,声音也失去了原有的宏亮。他需要休息,也需要改变服事的方向。于是他重新考虑到最初的心愿——加入海外宣道的行列,结果他就顺利当选了。



三、撒种中国的宣教士

一八四七年,宾惠廉登上一条驶向中国的商船。在旅途中,他仔细研读行李中两本与中文有关的书籍,一是卫三畏 (Samuel W. William)编写的英华辞典,一是马礼逊(Robert Morrison)翻译的马太福音。

经过五个多月的航行,宾惠廉在将近年底的时侯抵达香港。为了加速磨炼自己的语言,他离开了较为舒适的外侨社区,一个人在华人社区中租下一间简陋的屋子居住。经过一段适应的时期以后,他开始向邻近乡村作不定时的巡回布道。每到一个新地方,他就找一棵比较显眼的大树,站在树下大声朗诵圣经,不用多久,他的四周就会围立了一群表情惊讶的村民,然后他就开始向他们解释所读的经文以及说明自己来访的目的。多半的人只会对他的年龄、家庭、国家与饮食起居等问题感到兴趣,对福音则不屑听从,甚或加以嗤笑。

想想看,在宾惠廉来中国以前的八年裹,他是一个冢喻户晓的奋兴布道家,动辄有成干上百的人前来听他,如今每天面对着的,只是寥寥几个反应冷淡的听众,其间有多大的差别!然而他清楚并顺服神的引导,丝毫没有灰心与埋怨,一直在中国散播福音的种籽。

一八五四年,宾惠廉护送一名病重的同工回国,同时在各地报导中国的需要。第二年,他再度动身来华,结伴而行的是以后主持闽南教务的杜嘉德(Cartairs Douglas)。 (上期「校园」有专文介绍)

这次回到中国以后,宾惠廉进驻上海,因而结识了戴德生,并且成为一对互相敬爱的同工。宾氏除了比戴氏年长十七岁与早到中国四年以外,他的属灵经验也对戴氏有许多助益:

「他以祈祷为呼吸,以祂的言语为饮食,深深的感觉神的同在。此外,他有丰富的学识、温和的性情及天赋的机智。他是一个可喜的伴侣。他的心灵是何等的高超!生活是何等的清苦!他的信仰终不动摇,对恶者的攻击永不止息。宾氏——他的友谊及一切——是神所赏赐戴氏的奇妙恩惠。……在他的感化中,戴氏的智识和灵命长大,以至认识自己及神所给他的使命。他后来的成绩因以完美。」——引自戴德生传(胡宣明节译,证道出版社),第二十七章。

一八六三年,宾惠廉到达北京,在这裹工作了四年。一向不愿照相的他,为了母亲的要求,破例由一位俄国朋友为他照了一张相,右手拿着雨伞,左手拿着圣经,仍然显得那么简朴与坚定。一八六七年,他又继续前进,到了东北境内的牛庄(营囗),直到第二年的春天病逝。

对于一个「随时待命」的人,死亡不过是最后的一道命令,遗憾的是他在东北工作的时间太短,不能亲眼看见福音工作在这里的开展。然而在神永恒的计划中,宾惠廉已经完成了他自己的「天路历程」,而他那种不为境遇所动摇的心志与勇往直前的行动,也留给后代的信徒们一个美好的榜样。

Clark, Agnes. China's man of the Book: The Story of William Chalmers Burns l815-186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