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性的位份(一)

◎总原则的方法论

我们在第一堂已经把一些关于「信」,信仰基督教与非基督教在这件事情上本质的不同,已经交待出来了。当我们再继续思想下去的时候,我要用的方法论是从总原则处理,而不是从现象去了解的。用总原则去处理一件事物,以及从现象去了解一件事物不同的地方:总原则是先从整个位份的价值观去看的,而不是从实际的困难去看的。比如说:我们中国人的医学原理和西方的医学原理,有一些很不同的地方;当一个人病的时候,那么西方呢就比较从现象、从局部的情形,去看怎样处理这个事情;而中医就从,是不是在他身体深处里面,调和不对的总原则去处理。如果胆有问题了,那么西医把它割掉了,那这样就局部处理这个胆所发生的问题;但是中医就处理这个人里面,到底是不是有一些不调和的事情去了解。现在西医也从总原则去处理事情,比方你有什么病,先查血看见你里面什么东西不对,你是什么成份过高,所以知道发生在什么地方。这样的事情中医有时候也不用总原则处理,比如说他看见你咳嗽,他就假定你可能是里面太虚或者什么,就用一些现象的方式来处理。

◎用总原则解答问题

那我每次提到一个题目的时候,比如谈信仰我不是说,「你就要信!信不信就是信!很难信,也信下去!信到底就得胜!」我不是这样的传道人。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我要信,但是我发现我很难信,很难信就有许多的问题提出来,而这些问题提出来,就等于是不信的一个代表。所以当我把我的问题向一些传道人提出来的时候,那些传道人就假定我是反对信仰的。所以我不但很难信上帝,就因为他们的态度,我更难信传道人,所以他们对我的质疑,就使我不信上加不信,这是很不幸的不信。所以当我提到一些困难的时候,有一些传道人就说,「你不要这样怀疑,你要信。」他讲的这句话,本来我就知道了,我本来就想要信了,所以听一些人很大声讲一些你早就知道的话语的时候,你也感觉到受侮辱的委曲。

所以我说:「我本来就是要信嘛,但是很难信。」「很难信也要信!」那我就不明白这句话多深奥了?后来我不能信,怎么办呢?「那鬼在你心里面,你要把鬼赶出去。」我问什么鬼?「不信的鬼。」不信的鬼在我里面,我要把它赶出去;但我看里面不知道有没有鬼,我想来想去,可能他心中的那个不信的鬼就是我。所以我又看不见,有不信的鬼在我里面,我又不知道怎么赶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自己出去了。有很多教会领袖不注意,最聪明的一些人,就这样的离开教会了。当我们很难解决困难的时候,我们就先假设这是魔鬼的工作,而不承认自己的无能;当我们没有看见问题的核心的时候,我们先假设是那些不信的人对我们信仰的威胁,这个是假象中间的仇敌,然后我们就以敌意去处理这些困难。

而我个人发现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一面讨厌、仇恨、怨恨对方的时候,同时可以给对方任何属灵的帮助、教导和解决的解决。因为他自己已经在困难中间,自己的生命在困难中间就没有办法超脱、突破自己的困难,去站在可以帮助别人的灵性的优处的地位上。

所以我就感觉到耶稣基督所讲的:「要你们得生命,而且得的更丰盛。」那个意义是,你不但可以解决你一切的问题,你还有足够的剩余的能力去帮助别人,解决别人的问题。后来我就慢慢发现了,问题的存在是一件事实,解答问题是我们的职责;而能够称职,解答问题呢,一定要看到问题背后的问题,而不是单单问题的现象;问题背后的问题,就是一些原则性的,比现象更深一层的问题。从这样用总原则处理,各样现象的混乱和困难的细节,就变成我事奉的一个习惯。

所以每一个题目当我提的时候,我不会用普通观念甚至普通观念中间,对那些题目所有的定义,也没有给我成为一个解决的办法,我要先找到这些问题背后那些原理,和这些问题背后那些心理,然后照着神真理的总原则,来处理这个问题。

◎基督信仰是向神发出去的

所以我们刚才第一堂听信仰的时候,你所听的信仰不是指「人本」的一种宗教行动,或者人在他心灵里面的一种自我肯定,乃是一个照着圣经的总原则。对神的「信」,是向神发出去的;而对神的信,是从神所赐的道建立起来的。「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所以基督,和有关基督言论,以致关于基督的智能,基督论的真知识,是对神信仰的真正的总原则的基础。

◎不同定义的相同名词

这样,我们谈信仰就不是像那些,在错误的信仰中间的人,谈信仰那样的肤浅;我们也不在那一个同样的错误的根基中间,讨论相同的题目。曾经在荷兰居住的一个犹太后裔,理性时代的大思想家,这个人叫做斯宾诺沙,曾讲过一句话:「许多的辩论起因于「对相同名词不同定义」的人,所产生的不应该有的思想上的冲突。」因为当两个人都用一个名词来讨论一件事情的时候,而这两个人在用这名词的时候,他们背后对这个名词的意义定义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一方面谈一件相同的事,其实他们正在让两个不同的意念,在相同名词中间所产生的冲突带到现场中间来,所以争辩、吵闹就变成一个很好笑的、不必要的一个事件。所以,苏格拉底说:「我们这一生要用尽可能的努力,去找到对每一件事件。」每一件重要的意义,有正确的定义,做为对那件事件的了解,然后找到最准确的名词来表达对那件事的意义的了解。

当我们看到圣经提到信、提到真理、提到爱、提到良善、智能的时候,你都发现这些名词后面和许多其它的宗教、哲学、文化所提的相同名词后面,所包含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所以,从今以后我很盼望每一个基督徒,每一个护教士,每一个传道人,每一个真理的教师,都应当努力正知、正解神的话,然后再把所有与真理有关的、有机性的系统知识领悟之后,找到总原则去处理所有的事件。

◎真正的信

我们刚才已经提到了,「信是向限制的夸胜」、「信是对自然的超越」、「信是从自我突破出来的」、「信是对无限的进军和追求」、「信是对真理的忠诚」、「信是对永恒的结连」、「信是对神主权的降服」。这样,忠于真理服于神主权之下的人,才是一个有信心的人。

现在我们要思想到,既然信使人连于神,那么信就变成不单是一个态度,也变成一个关系了。二十世纪初受了祁克果的影响之后,无论是马丁布伯,无论是巴特,或者是卜仁纳,这几个重要的思想家,他们都开始奠定了一个新的文化的范畴,那就是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the significant of interpersonalrelationship。也就是说位格与位格之间的关系的重要性、必须性。所以我们每一次提到信仰的时候,我们不是提到脑中一些知识,也不是提到对神的一些的真理的反应而已,乃是思想到人与神之间,在这件事情的奥秘里面所建立起来的关系--「我信」。

当我们提到『信』这个字的时候,就同时把整个生命的投入在神的恩典中间,那个响应所带来的关系,我们表现出来了。所以在信仰中间,我们就享受了与神结连所产生的关系;在信仰的中间,我们就享受了从与神相连合的中间领受恩典那甘甜的滋味;而当我们借着信连于神的生命的时候,我们就领受了生命对生命的供应,生命对生命的启发,生命对生命推动和挑旺的生活。所以一个信神的人,应当是一个享受神的人;一个信神的人,应当是一个与神有交通的人;一个信神的人,应当是一个与神有正确关系的人;一个信神的人,在神的生命中间,可以享受他真正被造生命最大的可能性。因为就在这个关系中间,生命的源头继续刺激。

继续引动、继续启发、继续挑旺被造的生命,达到更大的意义的那个价值地位里面。,所以信心使我们连于神,信心也使我们与神有关系,而且在这个关系中间,我们享受神。

◎开放系统

接下去,我要再提到「开放系统」这件事情。信既然是向神的一个开放,这样我们就让神的权能、神的智能、和神的计划,在我们生命中间有特殊的地位。因为我们向神开放了自己,对有限的我来说是一个突破,对无限的神来说,是一个归回。所以我们借着信心就归向神、享受神,领受他在这个被造生命中间,原定的计划所施的恩典,以及所正在进行中间的引导。这样信心就借着对神的开放,使信心因神的道,产生出来的这个响应和关系,可以滋润、可以丰富化我们的生命,开放系统是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一个关系建立的基础。

「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就在使徒信经的第一句话的里面,我们发现这个宣告不是从理性,也不是从感情和意志做基础的,这个宣告乃是全人的,把神的真理启示的总原则归纳起来,成为我们除了享受神之外,向世人向非我们信仰的其它的人,一个宣布我们的反应和我们的生活。

◎诺斯底异端

「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从消极的一方面来看,使徒信经的第一句是直接攻击了,那些抵挡创造论,抵挡神是造化之主宰的异端思想。

这所指的当然是指诺斯底主义,因为诺斯底主义先假设这世界既然不完全,创造者一定也是不完全,因为创造者本身不完全,所以世界才有邪恶,这样,创造者就不可能是上帝,他只能是次等的神,而次等的神是最高上帝所造的。这样,次等的神才创造了这个万恶的世界,这位上帝就不应当是至高、至善、最圣洁的上帝。从逻辑来说这个思想本身是一个错误的。因为它先告诉我们一个更高层次的缺陷,如果创造这物质世界的神是不完全的,那么是完全的神把它造出来的,那个问题就跳一级,同样的等次、同样的本质,可以发问。为什么创造的神,可以创造出一个不完全的神出来呢?如果他造了一个不完全的神,他本身应当也是不完全的。所以,这个就永远追溯无停止。结果没有真正把答案搞清楚,因为它不是从总原则来处理的。

这样,我们看见了,这个世界的被造,照圣经的启示是神直接创造的。因为这个世界是神直接创造的,而这个世界竟然有一些的恶的存在,怎么解决呢?那不能够因恶的存在--这个现象,就把它跳到,创造这不完全世界的上帝本身一定是不完全的。我们的答案乃是被造与创造之间,有本质的差异,是一定存在的必须。The abslute necessity of the existence of the qualitativ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creatorand the creature.

◎使徒信经对抗异端

这样,我们不能要一个被造界,完全如同创造者完全一样的。这个答案是到了差不多二百五十年以前,德国一个纯理性的哲学家,叫做莱布尼兹提出来的。如果这世界被造,可以完全到像上帝那样一样的完全的,岂不等于说上帝可以创造上帝了吗?如果上帝是可以创造上帝的话,那么岂不是说上帝也可以是被造的吗?如果上帝是可以被造的,被造的可以与创造的相同的话,岂不可以说可以有两个上帝了吗?这样的尖锐的批判思想是很少有的。

虽然他在理性时代中间,不等于是完全可以解答这个问题。但是至少把更不完全的不完全,已经表达出来了。那么,当诺斯底主义或者唯智派的哲学、神学混杂物,侵犯基督教初世纪到第二世纪信仰的时候,使徒信经的第一句话就开宗很明白的宣布:「我信世界是被造的,创造的是上帝。」所以这个信仰就从被造界,转向、归向创造界。我信的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而他所造的世界是美好的;因为连基督自己道成肉身,进到这个世界中间,做了最完善的圣者,来拯救我们这些不完善的人。

◎「信」就在开放的系统中间,与神的启示发生关系。

开放系统,使我们在自然界中间,可以过一个超自然界性质的生活。因为开放系统,也就是借着信,与神产生了关连。当我们一向神开放的时候,我们就在神的启示中间发现,神不但是创造者、神也是保护者。这样,创造与保护就变成在一个范围里面,在神创造中间的有堕落了,神也变成救赎者。这样,在救赎和神对人类的眷顾中间,又产生了一个关连,而那些不蒙救赎继续在罪恶中间的人,也就受了神的审判。这样,神的救赎和神的审判又变成一个关连。

这些的事,我们怎么去了解呢?因为这些和其它宗教不同的地方,是因为其它宗教所有的内容,是基于宗教性的向往,和人自己做为本体所产生出来的教义;而「启示宗教」不同的地方,是因为向神开启了一个开敞的信仰关系,就这样的领受了,神自我启示而给我们真理的内容。所以,如果不是神乐意,把自己和自己在创造界中所定的一切美意,以致在救赎计划中间,所给我们的安排解出来、启示出来的话,就没有一个人真正明白真理。

「信」就在开放的系统中间,与神的启示发生关系。